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炼凡成仙-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以,不过,那样的话,就要一直被他撵下去。”华胥少余长叹一声。

    小豆芽扎根在华胥少余头上,丝毫不费力。

    华胥少余也有乘黄当座骑,完全省心,剩下跑路的活儿,全都交到乘黄身上了。

    “尼玛!与其这样被当成孙子一般,一直被撵下去,不如放手干一场。我要让全中天神土的人知道,乘黄大爷可不是软柿子。”乘黄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便下定决心,痛痛快快干一场。

    华胥少余小小的激将法果然奏效!

    “像这样……”华胥少余很快讲方法细说一遍。

    乘黄点头。

    华胥少余拿出一大把太苍神鹰的羽毛,粘满乘黄周身,将他装扮成一只黑色大鸟。

    临末了,华胥少余感觉还是不太放心,又将最漂亮的太苍神鹰的羽毛做成一个扇形尾巴,贴在乘黄的后背,如同大黑色孔雀在开屏。

    “二哥,不入雕口,吃不到雕肉,今天晚上的小野鸡炖蘑菇就指望你了。”小豆芽为乘黄打气。

    华胥少余与乘黄兵分两路。

    蛊雕双眼赤红,几乎快失去理智,发了疯一样追杀华胥少余。

    但在它的另一方向上,蛊雕眼睛的盲区,一道黑影瞬间窜到它的头顶上。

    “劣徒蛊雕,本天使受天神指点,前来渡化你,还不快快跪下。”天下突然降下一只黑色大鸟,口吐梵音,学得是有模有样,喊向蛊雕。

    蛊雕一怔,用转过头来,用仅存的眼睛盯着大黑鸟在看。

    这只大黑鸟身材修长,长得一副狐狸样,浑身有黑色金光冒出,氤氲蒸腾,羽毛漆黑如墨,十分漂亮,但好像长得不太整齐。

    “天使?天使不都是白色的吗?你怎么会有黑色的?”不仅蛊雕不信,就连他头顶上的那龙蛇草也盯着大黑鸟,满腹疑惑。

    这也太奇葩了!

    “咳!天神高高在上,主宰一切,但天使却分三六九等,本天使就是天使里面烧锅炉的。”说着,乘黄立马拿出他原先扣在头顶上的大黑锅。

    没有过多的停留,他又拿出巨大骨叉和大勺子,动作很是熟练,“你看,这不有锅吗?”

    “烧锅炉的?”蛊雕与龙蛇草相视一眼,还是不敢肯定,眼前的神棍到底是真是假。

    “你看,这就是天使特有的身份象征。”乘黄将后背上的大羽毛扇展开,如同孔雀开屏,又道:“其实这些黑东西,都是粘上去的灰!”

    “唰!”

    由于太仓促,太苍神鹰的羽毛粘得不太牢靠,扇羽开到一半,后背上的羽毛就掉下一根。

    乘黄赶紧将他拿在手中,道:“渡化顽徒太过伤脑,老是掉头发。”

    头发有长在后背上的吗?

    蛊雕与龙蛇草面面相觑,眼前的神棍若真是天使,那绝对得罪不起。

    但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个冒牌货,一时间,他们也拿不定主意。

    龙蛇草与蛊雕在窃窃私语。

    另一方向上,华胥少余与药凡在蛊雕的盲区方向悄悄潜行,拉开长弓,准备射杀。

    “你们还在犹豫?”乘黄立即将大黑锅扣在脑袋上,一手拿叉,一手拿勺子,轻轻碰撞,发出祥和之声。

    他嘴里念念有词,将神棍样做得十足,“天赖之音即将降临,如神辉沐浴,洗净你们的凡身……”

    蛊雕与龙蛇草心里都紧绷着一根神经。

    乘黄念了好长一段,但蛊雕与龙蛇草半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是更加疑惑地盯着乘黄。

    “呃,好像念错经了。”乘黄略显尴尬,又摆了摆手。

    “什么?!”蛊雕与龙蛇草大怒,同时说道。

    “时间到了,本天使要返回神界了。”乘黄感觉不妙,拔腿就跑,跑得比谁都快。

    “呼!”

    蛊雕扇动巨大翅膀,狂风向乘黄涌来,将粘在他身上的羽毛全都吹散掉,黑色鹰毛掉了一地。

    “果然是个神棍!”蛊雕气得火冒在丈,伸出丈许长的爪子,爪向乘黄。

    “后面还有人。”龙蛇草眼睛犀利,发现华胥少余他们从后方杀来。

    蛊雕转过身去,只见到一只箭矢带起一段长长的焰尾,射杀而来。

    这支箭来得太突然,犀利而霸道,直奔它的另一只眼睛。

    “噗!”

    蛊雕的另一只眼睛也爆裂了。

    他变成了瞎子,四处乱撞。

    药凡一剑直接劈开他的胸膛,花花绿绿的肠子掉了一地,看上去十分恶心。

    同是人法地强者,药凡的一剑毫不含糊,一击毙命。

    蛊雕挣扎片刻,终于再没了动静。

    此时,众人都看向与蛊雕相伴的大妖——龙蛇草。

    “吼!”

    龙蛇草的两颗狰狞头颅开始大声咆哮,想互厮打起来,转眼间,蛇头就把龙头给吃掉了。

    龙蛇草仅剩的一头颅,钻进了蛊雕的身体里面,开始大肆吞噬。

    仅仅几个眨眼功夫,他就将整个蛊雕吃了个精光,剩下一副巨大的骨架。

    龙蛇草浑身鲜血淋淋,面目狰狞,化为一名老者。

    他龙眼蛇嘴,以半条蛇身支撑整个身体,口里不断吐向蛇信,散发出阵阵恶臭来。

    “你们这群该死的生灵,坏我大事,杀掉了我祭练这么多年的祭品,断了我的进阶之路,本妖要活吃你们。”龙蛇草大怒。

第50章 蛊雕() 
墨笛长老全身颤栗,面如土色。

    一身修为被莫名消减,现在的他,只是一名人法地巅峰强者了,足足掉了两小阶修为。

    一入道场,修为被削,太过吓人。

    华胥少余他们个个脸色凝重,相视一眼。

    华胥少余的修为在炼神返虚境,药凡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人法地强者。

    而那群出来历练的青涩男女最高修为也在人法地之境,只有墨笛长老的实力最强,达到了天法道之境,差点成为一名道法自然境强者。

    看样子,此处最高承受的实力则是人法地之境,若是再高,一旦闯入这处道场,修为瞬间被消减为人法地之境。

    这与荒岛有着惊人的类似。

    “道场的主人如此做,有何目的?”华胥少余百思不解。

    这里只允许人法地之下的强者存在,而不允许更高级别强者贸然闯进,看来其主人是只想让年轻强者进入,或许,他是想留下一些低级传承,送与后人?

    墨笛长老真是欲哭无泪,大妖没抓到,丢了人不说,连修为都被削减到了人法地之境,回去之后,只好重头再炼了。

    “那龙蛇草定然被吓得不轻,我们可以捡个便宜!”这种垂手可得的宝贝,华胥少余可不打算放过。

    他骑上乘黄,向那龙蛇草追去。

    蛇形大妖常年生长在这里,对此地的地形非常熟悉,稍有不慎,就会让他溜掉。

    药凡出身于巫咸族,常年与灵药打交道,在这方面很在行,驾驭飞剑,紧追其后。

    “在那边!”华胥少余骑在乘黄背上,将大妖逼向一处山谷。

    这座山谷十分狭长,周围皆是陡峭山峰,全有一千多丈高。

    巨大瀑布从上面流躺下来,声势浩大,时有强大荒兽出没中,发出连连吼声。

    华胥少余与药凡一前一后,将大妖堵在山谷中间,但很快,他又化成一棵绿色小树,消失不见了。

    “出来,大妖!”少作大喊一声。

    大妖虽然将自己隐藏得很好,化成了一棵一个成人高的绿色植株,但他浑身却是有不弱的妖气散发出来。

    人有人气,妖有妖气!

    此时,华胥少余身上的道符微微发光。

    这枚道符是三茅道士的,只要有妖兽靠近,都会有反应,因此他断定,蛇形大妖就在附近。

    “就是你!”华胥少余拿起龙头琴,指向那株长有十几片叶子的绿色植株。

    这是一株与蛇含有些相似的大妖,他静止时,如同一株植物,扎根在土地里。

    “唰!”

    蛇形大妖的伪装被识破,慌忙逃走,走动时,化成一颗龙头、一颗蛇头的双头妖兽,两个脑袋并排着,十分狰狞。

    “龙蛇草?”华胥少余终于看清了他的本体,“与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只是……龙蛇草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大妖,总是与另一种强大的荒兽并存,他们之间有一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唳!”

    华胥少余的话刚一落音,远方的天空上就响起了一阵阵惊心动魄的巨吼声,刹那间,巨大的蝠翼划过天空,投下大片阴影。

    “那是蛊雕?”华胥少余看到一形状像普通的雕鹰。

    头上却长着长角,叫声如同婴儿啼哭的巨大猛禽直扑而来。它浑身漆黑,羽毛光鲜亮丽,巨大的蝠翼每次扇动,便会形成一道道风刃,能裂山断石。

    “唳唳!”

    蛊雕极其暴怒,张开大嘴,一口能吃掉一个人,显得十分彪悍。

    巨大鹰爪泛着寒光,切金断铁,根本不在话下。它瞪着血红双眼,径直扑向华胥少余头顶。

    “滚!”

    华胥少余哪敢让它近身,脚踩龙头琴,一个华丽转身,险险避过,张弓搭箭,一只漂亮的漆黑大羽毛化成利箭,射向蛊雕。

    “噗!”

    蛊雕中箭,嘶吼连连,腹部出现一个大洞,鲜血直流。

    它身形巨大,这点伤对它来说,如同挠痒痒。但蛊雕生性暴戾,容不得半点挑衅,巨大蝠翼连连拍动,险些将华胥少余掀飞出去。

    龙蛇草趁机逃向蛊雕,挂在它的头顶上,一个龙头,一颗蛇头,皆是向华胥少余咬来。

    “畜生!”

    药凡大喊一声,驾驭飞剑,从另外一个方向杀来,一柄飞剑化成一道巨大长虹,贯穿长空,斩向蛊雕。

    华胥少余身形灵活,从巨爪之下逃离,骑上乘黄,专攻蛊雕。乘黄速度不弱,一时半会,没被蛊雕追上,而华胥少余又可以腾出手来,发挥远攻优势。

    太苍神鹰的羽毛根根如同金羽,极为结实,十分锋利,在长弓的施为下,更是如虎添翼。

    “乘黄,到他侧面去。”华胥少余急呼一声。

    蛊雕太强大了,必须要制服它,若不然,让他发挥出速度优势,那华胥少余他们就更加被动了。

    乘黄扬起爪子,一个闪略,窜向高空,华胥少余将长弓拉成满月,又射出一箭。

    这一箭,直指蛊雕的眼睛,让它成为瞎子,只有这样才会有胜算。

    华胥少余以防万一,又被射两箭,全都射向蛊雕的眼睛。

    “钉!”第一箭被蛊雕拍碎,第二箭被他闪过,但第三箭却是命中。

    “噗!”

    蛊雕的眼睛爆裂开来,鲜血喷涌如泉,洒落大地,染红一片,那钻心般的巨痛传来,让蛊雕状若疯狂,拼了命的向华胥少余扑来。

    “碰!”

    华胥少余被拍上一记,身形如飞,倒射入树林里,撞断不少巨树,乘黄口鼻里皆是泥土,气得他双眼喷火。

    “想当年,大爷威震几颗古星,众兽见我皆是浑身颤栗,今天却被一个刚刚步入合道期的肥鸡拍飞,真是气煞我也。”乘黄被打出了真火,嗷嗷叫着要杀上前去。

    “别急,在天空上我们没有他的速度优势,但现在在树林里,有无数巨树阻挡,我们就有了优势。这些树林是天然屏障,可以限制它的速度。”华胥少余提醒一了声。

    乘黄的一双大眼睛瞪得跟灯笼似的,闪闪发光,憋了这么久,终于找到可以出气的方法了。

    “弄死他,没说的!”乘黄干劲儿十足。

第52章 飞去来去符() 
龙蛇草浑身上下不断滴出血来,有龙首上的,有从蛊雕身上沾染上的。

    “嗒嗒嗒……”这些血滴答下来,很快便在地上形成一处血滩。

    原以为蛊雕与龙蛇草是伴生关系,相互依存,但事实却大大出乎华胥少余他们的意料。

    这头看上去十分凶猛的蛊雕原来是大妖龙蛇草饲养的祭品,他以此来掩人耳目。

    最为让人惊讶的是,龙蛇草竟然是靠吃蛊雕来完成进阶,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大妖有妖性,喜欢吃人,罪恶滔天,阵阵浓郁的妖气如同井喷一样,散发出来。

    龙蛇草目眦欲裂,浑身蛇皮开始蜕落,而后极速生长出紫黑色的鳞甲。每片鳞甲都有成人手掌大小,上面生出一些古怪纹路,看上去十分玄奥。

    “吼!”

    龙蛇草不断咆哮,四颗獠牙狰狞毕露,如同精雕大师精心打磨一般,整体呈流线型,看上去锋利无比。

    龙蛇草急剧膨胀,身形不断拔高,很快便爆涨数十倍,足有五、六丈长。

    他的一颗蛇头堪比一间屋子,蛇涎从中不断滴落下来,能腐蚀一切。

    “我的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