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炼凡成仙-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咳,你有所不知,当年灵山十巫脱离西王母之后,就与华胥族交好,而那个骑黄狗的少年就是华胥族之后。华胥族的祖上是谁,你们应该知道。

    好了,天机不可泄漏太多,你们好自为之吧。”太苍神鹰摇了摇几根毛的尾巴,大摇大摆地走开,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

    好半天过后,浓眉长老才回过神来,仍然是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长老,那个人面鹰身的家伙说的是真的吗?”一位年轻仙士见状,轻声问了一声。

    “我听我爷爷的爷爷说过,好象是真的。”浓眉长老瞬间醒悟,连连大叫,“快去通知老祖他们,多派人过来,一定要抢在他们行动之前,抓到那个骑狗的少年。”

    “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回族里。”浓眉长老扯开嗓子喊道。

    “是!”一位仙士转身回族。

    “所有人听好,找到那个骑狗的少年,赏一门老夫自创的绝学。”浓眉长老感觉要被馅饼儿砸中,也豁出去了,拼一把。

    “是,找到骑狗的少年。”所有仙士,个个如同打了鸡血,全都嗷嗷叫着,冲向前去。

    太苍神鹰躲在一旁,偷笑了几声,然后又径直向危族的火衣长老走去,“希望那个死老太婆不要太扣。”

    危族人群中。

    一个人面鹰身的猥琐家伙,正扯大旗,吹牛皮,将不死方的事吹到了天上去。

    “什么,不死方真的在那少年手中?”火衣老妇极为震惊,元气太过霸道,险些将兽皮衣震碎。

    “这还能有假?人品保证!”太苍神鹰拍着胸脯保证着。

    火衣长老来回踱步,思绪在瞬间转过千万遍,思量着对策。

    “长老,是不是该给钱了。”太苍神鹰无利不起早,伸出爪子,讨要起来。

    “轰轰轰~”

    火衣长老连想都没想,接连扔出三大袋子元晶,差点将太苍神鹰压扁。

    那份量,足足比浓眉长老的多出两倍有余。

    太苍神鹰连看都没看,将所有元晶收进兽皮口袋之后,转眼间跑得没影了。

    过了半个纪刻的时间,火衣长老突然停下来,向着身后的年轻仙士说道:“回去将此事告诉族长,但不要惊动明都族人,免得生出大事端来。”

    火衣长老虽然脾气火爆,但心思却是十分细腻。

    “是,长老!”一位仙士离开了。

    “走,我们先去截住那个骑狗的少年。”火衣老妇身形率先掠出。

    太苍神鹰一路走,一路散播消息,时间不长,将不死方出世的消息传得是风风雨雨。

    只要在这里修行的人,几乎都已知晓。

    在列姑射国的一角上,一名气息强大的男子盘坐在一块巨石上,双眼紧闭。

    他约莫十五、六岁,身穿黑色链锁铠甲,头发浓密,耳朵较正常人大出一截,脸庞十分刚毅,透露出老练的深沉之色。他实力十分了得,达到合道期的巅峰之境——道法自然之境。

    “唰!”

    一道年轻墨衣仙士降临此地,神色匆匆。

    “宇凡公子,前方有人传出不死方的消息。”那名墨衣仙士抱了一拳,神色恭敬地说道。

    那身穿铠甲的男子忽然一怔,睁开眼,神色显得有些激动,道:“不死方?是在巫咸族人手里吗?”

    巫咸族覆灭后,明都族也跟随贰负与危族人出手,对巫咸族斩尽杀绝,此时,由明都宇凡带领的数十位明都族年轻仙士也追杀至此。

    “不是,据说是在一名骑黄狗的少年身上,与巫咸族有莫大的关系。”那名墨衣仙士回答道。

    明都宇凡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再打扰,然后瞬间沉默下来,“骑黄狗的少年?看来就是那个斩杀危冷云的少年。

    危冷云那个蠢材,从我手里骗走龙蛇草,说是要许以一个漂亮的丫头,结果到现在为止,连根女人头发都没看到。自己身死异地不说,连龙蛇草也没逃过那一劫。”

    摇了摇头,明都宇凡又道:“我族本来就不擅长抓妖,为了得到龙蛇草,我也下了血本……唉,算了,还是我亲自出手,擒下那个少年,只要得到不死方,比什么都强。”

    “也不知道烟韵怎么样了!”明都宇凡突然站起身来,道:“所有人,合力寻找那个骑黄狗的少年。”

    “是!”

    数十名年轻仙士齐齐应是,瞬间化着一道道惊虹,掠向远方,就连明都宇凡也成为其中一员,开始大力搜寻华胥少余的下落。

第111章 山雨欲来() 
“福利呀!”

    一个人面鹰身,头顶鸟巢,浑身披着乌光闪闪的漂亮羽毛的猥琐家伙,看着越来越鼓的兽皮口袋,满腹欢喜。

    他到处游走,不断将不死方的消息传递出来,“有关不死方的消息,千金不换,绝对真实,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不死方?不死方不是随着巫咸族一起覆灭了吗?”一群长着鸟头、人身,身后生有一对洁白翅膀的仙士成群结队的出现,其中为首之人比其他人高出一截,开口问道。

    太苍神鹰不屑地耻笑一声,道:“那都是过时的消息了,不死方几经易手,终于被……”

    太苍神鹰的话说了半截,赶紧打住。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人后,拉着那群鸟头人身的仙士说道,“想听后文,拿一千块元晶来。”

    不见兔子,不撒鹰。

    “消息是否真实,你要是敢骗我们羽人族之人,后果……”为首的羽人有些不太情愿地掏出一口袋元晶,扔给太苍。

    “就这点?想听不死方的消息,每人都得拿一千块元晶。”太苍神鹰非常有准则,必须要每人拿出相同的元晶,才肯说出。

    “每人一千块元晶,你干嘛不去抢?”那为首的羽人大怒,大手一招,其身后的数十名羽人仙士,全都杀气腾腾的围拢过来。

    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要群起而攻之。

    太苍一看,脸色微沉,但没有慌乱,知道碰到了硬茬子,也是极为老练地选择后退一步,道:“看在都长得差不多的份上,我吃点亏,将这个消息卖一千元晶给你们。”

    太苍是人面鹰身,羽人全都是鸟头人身,差了十万八千里。

    所有羽人全都鄙夷,暗道:“谁愿意长成你那个猥琐样。”

    不过,这些羽人倒也识趣,没有再继续为难太苍,纷纷收起飞剑,用若有若无的气机锁定着太苍。

    只要他有什么不轨,第一时间将他留下。

    “不死经现世,被一个骑黄狗的少年拿走了,就在附近。”太苍有点愤愤不平,拍拍兽皮口袋里的元晶,感觉这次亏大了。

    “骑狗的少年?这算什么信息?有没有详细一点的。”那为首羽人感觉当了冤大头,追问一声。

    “有,拿元晶来换!”太苍神鹰甩给他一个白眼。

    “滚,老子自己找!”为首的羽人怒吼一声,然后一声令下,所有羽人呈地毯式前行,欲要找出那个骑狗的少年。

    太苍神鹰瞥了他一眼,嘀咕一声,“早晚你们口袋里的元晶都会成为大爷的福利。”

    说完,太苍就飞奔走了。

    “福利呀!”

    太苍将消息一路散播,捞到了不少好处,兽皮口袋快要填满了,必须要换一个更大的才行,“唉,感觉人品出卖得十分划算。”

    太苍神鹰不愧为行走江湖的老骗子,死的能说成活的,白的能说成黑的,将不死方的消息如同瘟疫一般散播出去。

    看着越来越多的元晶进入兽皮口袋,感觉幸福满满的。

    “都是我的福利,还有十万元晶的分成,哈哈,福利呀,我来了。”太苍神鹰也化着一道流光,奔向织布岛而去。

    距离太苍不远处。

    “雪晴小姐,不死方已经出世,这个消息已经被传得风风火火。”一名无怀氏的仙士降临,开口向着一名天姿玉颜的少女说道。

    这名少女约莫十三、四岁,身穿一袭白色衣裙,身材十分苗条,三千黑发如瀑,垂落至俏臂上。

    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上还挂着一根青色玉笛,一看就知道并非凡品。

    在听到身后之人的汇报后,她这才微微转过身来。

    她脸庞白皙,晶质如玉,五官精致,下巴雪白,露出美丽的天鹅劲,只是身前却微微凸起,还略显羞涩,轻声说道:“都小心点,这有可能是无泽氏设下的陷阱。”

    无怀雪晴顿了顿,又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唰唰……”数十名无怀氏仙士也化着道道长虹,掠向天际。

    另一人方向上,华胥少余撑开法象——鸿台听月,头顶小豆,背后背着霸王弓,左手牵着乘黄,右手拿着法器粗胚在啃,嚼得是不亦乐乎。

    不过,自从撑开法象之后,华胥少余吞噬法器粗胚变得容易多了,一口一大块,如同嚼萝卜似的,吃起来十分带劲,让人看着十分慑人。

    敢吃法器的人,真的非常生猛,这样的人世上难寻,估计除了睚眦之外,华胥少余就是第二人了。

    华胥少余一边吃,一边运转龙吞剑,将消化得来的法器金属通过龙天剑之功,运转到全身上下,然后在缓缓渗出到皮肤表面,形成一层金色肌肤,看上去犹如纯金属浇灌而成,充满力量之美。

    “咔嚓咔嚓!”

    华胥少余将最后一块法器粗胚吃掉了,满心欢喜的打一个嗝,拍拍肚子,准备消化。

    一连练了几天的龙吞剑,终于见到成效,望着那不断渗出皮肤表面的法器金属,他也是满意地点点头。

    这些金属层虽然只有薄薄一层,但其硬度绝对非凡,比起一般的法器来说,弱不了多少,甚至比华胥少余修炼出第六重的六重壁都要坚硬。

    这是一种强大的防护手段,关键时刻可以用来保命。

    夜色渐渐下沉,丛林里不断传出虫鸣兽吼之声,有的声势震天,让群兽臣服。

    夜阑篝火。

    华胥少余、小豆芽与乘黄围在一起,烤着馨香四溢的荒兽肉,个个吃得满嘴流油。

    小豆芽正在长身体,吃得最多,几乎如同倒垃圾一般,将那些荒兽肉塞进了肚子里。

    华胥少余有时候真要怀疑,那么瘦小的豆芽肚子里,能剩下这么多荒兽肉吗?

    “噼啪!”

    火堆里有火星飞出来,窜上半空。

    小豆芽吃饱喝足,已经开始打呼噜,哈拉子流出半截,快要滴到地上。

    乘黄也趴在地上,睡眼惺忪,只有华胥少余还有胡吃海喝。白天吃了一路的法器粗胚,现在肚子空空如也,正是能吃的时候。

    肉香四溢,传出很远,惹人口水连连!

    这时候!

    “嗯?”华胥少余感觉到一道人影走近。

第112章 青灯和尚() 
华胥少余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那道青色身影就已经盘坐在他身边,而且他比华胥少余这个主人还要像主人,拿起架子上的烤肉就开始吃。

    他身旁还放着一个青钵和一根极其夸张的禅杖,只是样子十分古老,看上去快要锈掉了。

    这道身影是一副和尚打扮,约莫四十上下,浑身都是青一色青色装备,青钵、青色禅杖、青衣、鞋,就连头上顶的古灯都是青的,散发出来的火焰还是青色的。

    那青色火焰虽然温度不高,但却非常特殊,仿佛能吸人心魂似的,看久了,怕是要丧失神志。

    华胥少余真要怀疑,眼前的大师是不是与青色杠上了。

    乘黄本来快要睡着了,但眼前突然冒出来的身影吓了他一跳,于是默不作声,如临大敌。

    “肉烤得不错,要是有酒就好了。”还未等华胥少余开口,那青灯和尚开口说话了

    华胥少余一怔,差点咬到手指着,断断续续地说道:“大师,这个……”

    青灯和尚像是看出华胥少余的心思,又道:“我只吃肉,不吃素!”

    “好吧!”华胥少余瞬间感觉没话可说了。

    之前遇到的三茅道士也是酒肉通吃,而且还有自己的口号: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吃肉喝酒娶媳妇。

    而眼前的出家和尚,与他一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起码道士的规矩没那么多。

    “大师,这深更半夜的,打算去哪?”华胥少余问完,感觉有些不合适。

    但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又不好意思再收回,只好硬着头皮上。

    青灯和尚沉默一会,左右上下看了看,然后侧过身来,道:“小家伙,有没有见到一个尼姑,长得……”

    说着,青灯和尚将那尼姑的样子大致说了一遍。

    “嗷!”

    华胥少余一听,感觉魂都被吓走一半,一不小心,咬到手指头,吓得青灯和尚都后退几分。

    和尚恶狠狠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