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天书-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循她所指看去,看到她翻了过来的一面,上面上有铅笔描出来的图案,那是一对翼。木箱齐中分开,我一将之移出来之际,就底、面不分,我躺下去的地方,事实上是木箱的盖,所以我一直没有发现这点。

而这时,当我看到了那一对用铅笔描出的翼之际,我便陡地一震,失声道:“果然,那是为上帝的使者准备的!就是姬娜要处理的那具尸体!”

白素用手指抚摸著木箱盖上的那对翼:“和米伦太太遗物中的装饰图案一样?”

我道:“是的,完全一样,那看来是他们的一种徽号,代表著飞行!”

白素苦笑了一下,神情有著极度的惘然:“这是一种甚么样的飞行?”

我无法回答白素这个问题。我曾在墨西哥的一个火山口之中,进入过米伦先生的太空船,我知道那是极其伟大的宇宙飞行。可是,飞行从哪里开始?目的地又何在?为甚么米伦太太以为回到了原来出发的地方,可是她却又迷失了?

在我思绪极度紊乱之际,白素又道:“这是姬娜要颇普制造的?”

我点头道:“看来是这样。”

白素摇了摇头:“颇普还有很多事瞒著我们!”

我有点愤怒:“这可恶的秃子!”

白素道:“别责怪他,他已经告诉了我们许多,再加上这具棺材,我们了解的事情更多了!我们现在至少可以肯定,在这十年来,姬娜一定并不孤独,她和一个人在一起,这个人,可能和米伦太太一样,迷失在不可测的宇宙飞行之中!”

我“嗯”地一声:“这个人,最近死了!”

白素吸了一口气:“当然是,不然,姬娜不会离开这里!”

我挥著手:“她住在甚么地方?为甚么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搜索,一点结果也没有呢?”

白素对任何事都不失望,她道:“我们也不算是没有成绩,至少已找到了一只空桶,可以从这空桶之中肯定很多事!”

我闷哼了一声:“一只空桶,一具空的棺材,要是再找不到姬娜,我想我会发疯!”

白素笑著:“我刚才在市场上,学会了印地安人辣煎饼的做法,你要不要试一试?”

我没好气地道:“随便甚么,我只要天快点黑!”白素拿著她买回来的东西走了出来,去弄她所谓的“辣煎饼”了。

我坐了下来,将这些日子来所发生的一切,整理了一下,我发现如果不见到姬娜,一切疑团,都解决不了。

白素煮出来的“辣煎饼”可能很可口,可是我却食而不知其味,只是心急地等著天黑。

天终于黑了下来,在天黑之前,我特意在店门口做了一番功夫,使得杂货店看来,不像是已经人去楼空。然后,我就在店堂中等著,等姬娜的出现。

时间慢慢过去,四周围静到了极点,我敢打赌,只要有人在离店铺二百公尺外走过,我就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可是入黑之后,简直连走动的人都没有。

上半夜,白素陪著我。等到午夜之后,她打了一个呵欠,说道:“或许会迟一两天,我不等了!”

她回到颇普的房间去,我继续等著。

一直等到天亮,我才死了心,由门缝中向外望出去,街上已经有了行人,看来姬娜不会来了!

我苦笑著,走向颇普的房间,白素醒了过来,我沮丧得甚么也不想说,倒头就睡。

第二天晚上,天一黑,我在店堂中为自己准备了一个相当舒服的,可以躺下来的地方。反正我白天已经睡够了。和昨晚一样过了午夜不久,白素向我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又自顾自去睡了。我独自一个人留在店堂中,留意著最低微的声音。

颇普只说姬娜每次出现,总是在深夜,并没有说确切是在甚么时候。事实上,这样一个小地方的人,也不会有甚么时间观念。既然是深夜,那么在过了午夜之后,就应该加倍注意。

一直等到清晨二时左右,我突然听到一阵“胡胡”的声响,打破了极度的寂静。那种声响,转来十分均匀,如果是一个在熟睡中的人,决不会被这种声响吵醒。可是我一听得这种声响,就立即跳了起来。

那种声响,显然地由远而近地传来,而且来势好快,我一听到有声音就跳了起来,而一到我站定身子,声响已到了近前,而且,消失了!

我呆了一呆,在我还决不定应该如何做才好时,就听到有脚步声传了过来。

脚步声极轻,如果不是四周围如此寂静而我又在全神贯注留意声音的话,根本听不出来。

一听到有脚步声,我更加紧张,立时向门口走去,我离店堂的门口,还不到五步,可是我走得太急了,跨到了第三步,就绊倒了一只该死的木箱,发生了一下巨大的声响来。

我跨过了倒下的木箱,继续来到门口,然后就著门缝,向外面望去。

这一晚的月色普通,外面街道上,并不是十分明亮,但是白色的石板有著反光作用,也已经足够使我可以看到姬娜了!

姬娜站在离店门口约莫十多公尺外,望著店门,现出一腔疑惑的神情,没有再向前走。

我立时知道她为甚么不再向前走来的原因了,她一定是听到了自店堂中发出的那一下木箱倒下时的声响,而在疑惑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我已经看到了姬娜,当然长大了,而且,极其美丽,足以使看到过一眼的人,就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她的身上,我几乎全然找不到当年那个小孩子的影子,但是我可以肯定她是姬娜。

她在犹豫著,像是决不定是不是应该继续向前走来,我极其紧张地望著,等了片刻,看到她仍然决不定,我心急,一伸手,推开了门。

在那一刹间,我未曾估计到姬娜根本不知道我到了帕修斯,会在她常来的杂货铺中等她!在她而言,当我一推开门,现身出来之际,她看到的是一个陌生人!而她拣深夜来见颇普,当然绝不想有任何其他人知道她行踪,在这样的情形下,她陡然见到了一个陌生人,会有甚么样的结果,实在可想而知!

当然,这一切全是我事后分析的结果。当时我全然未曾想到这一点,只是唯恐姬娜不向店堂中走来,所以冒冒失失推开门,想叫她过来。

我才一推开门,看到姬娜陡地震动了一下,发出了一下低呼声,还未及等我开口叫她,她已经疾转过身,向前奔了出去。

一看到她向外奔去,我也发了急,拔脚便追。

我在追赶她的时候,如果立时发声呼叫,相信我甚至不必报出自己的名字,只要叫出她的名字,她就一定会知道叫她的是她以前认识的人,而会停下来的。

可是,我却未曾想到这一点。我只是想到,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不是太远,而我一定奔得比她快,一定可以立即追上她的。

的确,我在不到半分钟内,就追上了她,她奔过了街角,我就追了上去,已经离她不过三公尺了。在街角的空地上,停著一辆样子十分奇特的车子,我从来也未曾见过这样的车子。整辆车子的形状,有点像一艘独木舟,姬娜一跃进了那辆车子,我根本未及看到她如何发动车子。

当她跃进那一辆车子之际,我伸手抓向她,已经碰到了她的衣服。

然而就差那么一点,她已经上了车子,我直到这时,才想起我应该叫她,可是我才一张口,“胡”地一声响,一团热气,直喷了过来,那辆车子,竟立时腾空而起。'网罗电子书:。WRbook。'

那团迎面喷来的气,灼热如火,使得我张大了口,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而那辆车子(那当然不是车子)腾空而起的速度又极快,我心中一发急,一伸手,在那车子已到了我头顶之际,抓住了车子上的一个突出物体,那突出物体,我也不知道有甚么用,它只有二十公分长,略呈弯曲形,可以供我抓住它。

我的手才抓住了那东西,双脚便已经悬空,“车子”正在迅速升高。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抓住的那东西,是一根喷气管,灼热的气体,就从那管子中喷出来,喷向我的头发,而我在略为观察了一下之后,发现除了抓住那根管子之外,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供我的身子附著在这辆车子之上。自然,我可以松开手,只要我不怕自二百公尺的高空跌下去的话!

“车子”在升高了约莫三百公尺之后,发出均匀的“胡胡”声,向前迅速地飞行著,而我则吊在半空,劲风和热气,扑面而来,令得我全然无法出声。

从那管子喷出来的热气十分灼热,幸而那根管子并不太热,还可以抓住。可是我的处境,可以说糟糕之至。

那根管子只不过二十公分长,要不是它略呈弯曲,我可能根本抓不住。但就算抓住了,要凭它来支持整个人的体重,手心不断出汗,也是危险得很,我只好双手紧抓住那根管子。

“车子”的飞行速度快得出奇,转眼之间,便已经离开了帕修斯的市区,向下面看去,已经全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了!

我几次想大声呼叫,但是每当我一张口,大团热气直喷了过来,几乎连气也难透,根本无法出声。

约莫在五分钟之后,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支持了这五分钟的,我才看到,姬娜自车子之中,探出头,向我望来。

她的神情,仍是十分惊惶,当她看到我吊在车外的情形之际,更是吃惊。

她望著我,在惊惶之中,她显然未曾认出来,大声道:“你答应不再追我,我降低,放你下去!”

我又想和她讲话,可是一开口,热气又喷进了口,我只好摇头,表示我一定要见她。

姬娜又急又惊:“你……会跌下去摔死!”

我仍然不断摇著头,姬娜又道:“我不想你死,可是我不能冒险,你是甚么人?为甚么要这样多管闲事?你答应不追我,我放你下去!”

直到这时,我才暗骂了自己千百句蠢!我何必拚命摇头?我只要点头,表示答应姬娜的要求,等她放我下去时,我就可以有机会说明白了!

是以,我立时连连点头,姬娜的神情,像是松了一口气,又道:“你发誓?”

我又连连点头,姬娜的上半身缩了回去,“车子”开始向下降落。

“车子”直上直下,当它向下降落之际,我留意到,下面是极其茂密的森林。不一会,车子离森林的上空,已只有三四公尺了。

这时,姬娜又探出身子来,大声道:“你跳下去!落在树上,只要小心,不会受伤,而且可以爬下去!只当没有见过我!”

我不禁大是发怒,我和她相隔极近,她讲的话,我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自那管子喷出来的热气,却令得我根本无法开口告诉她我是甚么人!

我当然不肯就这样跳下去,虽然我此际只要一松手,就可以落在树顶上,也可以爬下树去,但是天知道,我只要一松手,是不是还有机会见得到她!

我拚命摇著头,而且尽我一切可能,运动著脸部的肌肉,做出种种的表情,希望她明白我不是甚么好奇心强,想探明她来历的人,我是卫斯理!

直到此际,我才知道语言是多么有用。“卫斯理”三个字,任何人,只要能讲话,就可以轻而易举将之讲出来。可是,你试试在脸上做表情,要去表达这三个字!

姬娜显得很愤怒,她道:“你自己不肯松手,我一样可以令你跌下去,不过,你可能受伤!”

我继续努力想表达自己,可是这时,“车子”陡地又下降了一些。

“车子”一下降,我的双脚,立时碰到了树枝。双脚碰到了树枝还不打紧,在拖了不到十公尺之后,树枝勾住了我的裤脚。

那被我用来抓住的管子,十分光滑,在将近二十分钟之中,我一直抓住它,上面已全是手汗,本来就已经不怎么抓得住的了,裤脚再一被树枝勾住,手一滑,便离开了那根管子。

手一离开了那根管子之后,我直向下跌去。同时也摆脱了迎面喷来的热气,可以出声,在那一刹之间,陡地大叫了一声:“姬娜!”

我叫了一声之后,人陷进了浓密的树枝之中,树枝在我的脸上擦过,当我抓住了树枝,好不容易挣扎著,找到了踏足点,将头探出树叶来之际,姬娜和她的“车子”早已踪影不见了!我在树顶,呆了片刻,一时之间,实在不知如何才好,从我打开店门到如今,只不过半小时左右,可是事情的变化,竟是如此之大!

第八部:犯错铸成大恨

本来,我可以在店铺中,等姬娜拍门,让她进来,可是如今,我却在原始森林的树顶之上!

依白素的说法,甚么事都不是没有收获,如今我虽然狼狈之至,但也不能说没有收获。至少,我知道为甚么找不到姬娜的原因了!

我们曾在原始森林之中,用所谓“蜜蜂的寻找方法”找了将近一个月,自以为已经搜索得相当彻底。可是姬娜“飞车”的速度,一分钟的飞行,我们可能要走上好几天!

我决定在夜间不采取任何行动。夜间在森林之中,爬上树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