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宴无好宴-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们走到边门的时候,透过图书馆的茶色玻璃墙,他看见图书馆的对街有个穿夹克衫戴墨镜的男人斜靠在电线杆下抽烟。

“挽着我好不好?”他提议。

莫兰假装没听见,自顾自走出了门。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它捏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莫兰想挣扎,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你表姐没事。”

她瞄了他一眼,马上变乖了。

他拉着她的手走出了图书馆。

不出所料,那个男人一看见他们,立刻就拿出手机开始拨电话,并且还偷偷在后面跟了上来。难道郑恒松的人已经包围了整个图书馆?

“你什么时候放我表姐?”她又问了一遍,并且没走出几步就甩开了他的手,但他马上又重新抓住了她的手。他现在不能放开她,她是他的人质。

司徒雷没回答她的问题。

现在,他把全部心思全放在了身后的那个男人身上。这个混蛋在打电话给谁?搬救兵吗?周围还有别人吗?有几个人?他不时想回头看那个人,但又不能太明显。

他觉得自己额头和背上都开始冒冷汗了,好像还闻到了从冒烟的枪口里散发出的火药味。对了,他们都有枪,而他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他只有身边这个小女人。虽然他不可能伤害她,但作为警察,他们必须考虑到她的安危。他们会考虑的。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从前面的街角闪出一个穿黑色滑雪衫,戴冬帽的年轻人。咦?他还戴着花口罩。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头!是的,不对头!那个人不像警察。警察不会戴花口罩。

他回头望去,刚刚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年轻人迎面朝他们奔过来,手里还拿着个矿泉水瓶子!那是……

不好!他们是他的人!他们的目标不是他,而是身边的她!矿泉水瓶子里装的应该浓硫酸!

他们是他的人,但是他不一定认识每个小弟,他不认识他们,他们也未必认识他!怎么!林强难道没接到他的短信?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他发现她跟他一样,目光紧紧盯着朝她奔过来的那个年轻人。

他忽然想到,她之前曾经被泼过辣椒水,所以,她已经有了防备之心,以她的机灵和聪明,碰到这样的事,她一定会躲在他身后,也或许,会骤然扑倒在他怀里,他比她高,硫酸会泼到她背上,还会溅到他身上,她穿着厚厚的大衣,吃不了什么亏,但他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毛衣!他的大衣被她骗走了!不管怎么样,硫酸一定会殃及到他!他浑身打了个哆嗦,仿佛闻到一股皮肤烧焦的臭味。

那个年轻人离他们越来越近了,15米,10米,5米,3米……

他骤然放开了她的手,但她却立刻抓住他的衣服躲在了他身后,他想躲开那个年轻人,但已经来不及了,可是出乎意料,那个年轻人跑到他们跟前时,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便忽然越过他们朝前奔去。

就象看见子弹向他射来,预感到自己必死无疑,最后子弹射到的却是胸前的纽扣,他长舒了一口气,恐惧之后的虚脱感让他觉得精疲力竭。

这时,他想到了她。躲在他身后的她已经瘫软了下来,他这时终于在她脸上看见了恐惧,她的额头上满是冷汗。

“你没事吧?”他扶住了她。

泪珠在她的眼睛里打转,她轻声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放我的表姐?”便失去了知觉。

他望着她,忽然觉得有一丝柔风吹过,接着便微笑起来。

9。与敌人共进午餐

莫兰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米白色的布艺沙发上。

司徒雷则靠在离她不远的米白色躺椅上,正在翻看她从图书馆借来的《最爱夜女神》。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下身穿着条宽松的纯棉长裤,膝盖上放着一个热水袋。他的身后是一个米白色的五层书架,上面的书几乎都放满了。

她来不及细想他为什么这么怕冷,清醒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低头检查自己的衣服,还好,她衣衫很整齐,没有被人动过。

“我不是色魔。”司徒雷一边看书,一边说。

你比色魔坏得多,她心里回敬道。

“怎么不说话?”他又问。

这是你的地方,不是图书馆,我当然不能乱说话。要说也只能说些没用的话。比如:

“哇,你家的书可真不少,都是你的吗?你也读莎士比亚?”

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时,她看见自己的包就放在躺椅旁边的茶几上,很显然,他已经从里到外都翻过了。他在图书馆说话如此小心翼翼,就是怕她身上带着什么录音设备,其实她还真的录了,但现在恐怕都被他删了。我为什么会昏过去啊,她懊恼地想。

“我是先看莎士比亚的话剧再读书,这样容易一些。”他笑着说。

“呵,我还看见《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和杨绛的《洗澡》。”一个黑社会老大看这种书的确很奇怪。

“那不是很出名的书吗?我看了介绍买的,虽然都只看了一半,但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用手拍拍她的小皮包问道,“这是你的,还不过来拿?”

“我这人有洁癖,被弄脏了,就不想要了。”她脱口而出,说完又有点后怕,禁不住偷偷瞄了他一眼。

“那里面的东西也不要了?”他温和地问道。

对了,包里还有她的好多东西呢。小化妆包、纸巾、手机,还有刚刚在图书馆借的书。啊!她忽然想起,她的手机里储存着好多朋友的联系方式和照片,这个混蛋一定看过我的手机了!这下闯祸了!这个变态会不会由此就针对我的朋友啊!但愿他先去找James(详见简东平系列)的麻烦。那他就会知道,我的朋友不是好欺负的。

“好吧。”她怒气冲冲地站起身,走到茶几旁边,充满厌恶地盯了他一眼,拿起包,接着又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书,“这也是我的!”她气呼呼地说,但她马上又后悔了,我今天怎么这么冲动啊!我现在是在他的家里。如果他发起火来,真的弄来瓶浓硫酸……她想到自己不久前的遭遇,就浑身发抖。

司徒雷倒好像很平静。

“换作别的女人对我这种态度,她早就被划花脸了。”他注视着她,淡淡地说。

她不说话,硬是忍住了一句刻薄话。

“我刚刚检查了你的包,你的手机有录音功能,你把我们的对话都录下来了,我听了,不太清楚,但我还是找人把它删了。”他盯着她的脸说,“你说的那件大衣,虽然我办法拿到手,但我可以找人烧了所有的储藏柜,只要我愿意。如果我得不到,我当然也不可能让别人得到。所以不要企图给我设圈套,或者威胁我。”

“所以呢?”她歪头看着他,并退后两步,坐回到她原先睡着的沙发上。她心里暗想,烧了储藏柜有什么用?我根本没放在那里,我把大衣放在了女厕所!我还在大衣口袋里留了我的借书卡,那上面有我的名字拼音——“molan”,相信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会很快把它放到失物招领处。

“你做这些无非是想要你的表姐?是不是”他问道。

哈,在家里,果然说话很坦率啊。

“对。”莫兰愿意随时做交易,除了交换她本人以外,她什么都愿意干。不过,她很高兴地发现,他对她本人没兴趣。

“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够诚实,你很快就会看见你的表姐。如果被我发现你撒了一个谎,那就对不起了,她将会从此蒸发。”他冷冰冰地说。

她的心禁不住颤抖了一下,她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好吧。”她想了想,答道。

“放心,我对你的三围尺寸,以及你的情史婚史都没兴趣。”看见她放松下来的表情,他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其实这些我都知道了。”

最后那句好像在挑逗她,但她不吃这一套,不问这些她求之不得。

“你问吧。”她态度生硬地说。

“那条狗是你的吗?是你的吗?”

想不到他开口先问了小黑的事,对了,小黑的照片存在手机里了。

“它叫小黑,是我爸的拉布拉多犬。”

“它在哪里?”

真奇怪,他打听小黑干什么?

“它在……嗯……我老爸的朋友那里。”

他该不会跑到法国去绑架我家的小黑吧!如果他真的那么做,那他真的是够变态的!

他把热水袋放在一边,像老年人那样缓缓站起身,走到酒柜,倒了两杯红葡萄酒,然后又慢慢走过来,把其中一杯放在她面前。

“你怎么会认出我的?是不是王若琳留下的资料里有我跟张建民的照片?”他问。

莫兰犹豫了一下,才谨慎地回答:“是的。那时你们都很年轻。”

他仰头想了想。

“我大致记得是哪张,我过去也有一张,不过后来找不到了。那时候我们都16岁,暑假一起去爬山,另一个朋友正好带了照相机。”

“你们曾经是好朋友?”莫兰提了个问题。

“是的。不过,后来我离开学校后,就不来往了。”他坐回到原来的位置,把热水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神情有些落寞,“他们家不让我们来往,说我是流氓。当然,也没说错。”他笑了笑,接着眼波一转,说道,“你就是凭那张27年前的照片认出我的吗?27年来,我真的一点都没变吗?我不信。”

他倒还真不是傻瓜。

到底要不要说实话?

乔纳的脸在她眼前晃过,她马上下了决心。

“当然不是。”她说,“王若琳留下的资料中,共有三张照片,其中一张就是你刚刚提起的旧照片,另外两张则是你被抓拍的照片,一张是你跟一群人在吃饭,另一张是你独自站在街上,好像在等人。后面那张面部拍得很清楚。”

他微微一笑,似乎很欣赏她说的实话。

“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有人在跟踪你。”

他喝了口酒,思索了片刻后,问道:

“你认为跟踪我的人会是张建民吗?”

“这我不知道。”莫兰有点口渴,但她闻了下那杯葡萄酒,又打消了喝它的念头。她不喝酒,尤其是跟一个可能随时夺取乔纳生命的人在一起,她更不可能喝酒了,万一又晕了怎么办?

“我这里没有冰桔茶,如果你渴了,那个壶里有温的菊花茶。”他指了指酒柜旁边的一个红木小台子,那上面果然放着一个漂亮的白瓷茶壶。

我真的渴了,莫兰想。她起身走过去,给自己拿了白瓷茶杯,倒了满满一杯菊花茶。

“不怕我下毒?”他颇为吃惊看着她喝下一大口菊花茶后问道。

“你要对付我有的是机会。”她道,又喝了一口菊花茶,觉得喉咙舒服多了。

“不怕我下毒?”他颇为吃惊看着她喝下一大口菊花茶后问道。

“你要对付我有的是机会。”她道,又喝了一口菊花茶,觉得喉咙舒服多了。

他点了点头,好像很赞同她的说法。

“现在来说说那本书,你为什么挑选它?我知道你也搞到了张建民的借阅书单。”他喝了一小口酒。

“因为……”对于这个问题,莫兰稍稍犹豫了一下,她不能肯定事隔27年,他是否还能认出张建民的笔迹,但她想,他肯定不会知道那是我的笔迹,那是我为了迷惑你这个大恶人趁你打电话的时候,用铅笔自己写的。我真正需要的其实是那本《说出你的秘密》,因为你在场,所以我只好下次再去借了。

“因为张建民在那上面写了两句话。”她说。

“哦?哪两句话?”他似乎有些意外。

难道他没发现?不可能。他在装,他是想试探我有没有撒谎,这个大混蛋!

“就是在书的扉页上有两行字,你没看见吗?”莫兰想,既然你在试探我,我也可以试探试探你,她把书从包里掏出来,向他走了过去,耐心地把她扉页翻给他看,“瞧,就是这两句。”那两句话是——“X小姐的经历?B小姐的经历?”

“我认为这是张建民写的。”她道。

“你认识他的笔迹?”他果然丝毫都不惊讶。

“我不认识,其实我也不敢肯定,我是猜的,当然……我可以把这笔迹拿去让警方鉴定。”她故意显得没什么把握。

他点了点头,又把书还给了她。

他不要这本书?他来图书馆就是为了找这些书,为什么现在有这么明确的目标,却居然肯放弃?难道他已经猜到了?

“你不要?”她忍不住问道。

他摇了摇头。

“我会找别人去研究的。”他道。

莫兰想问为什么,但又怕自己的态度如果太积极了,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注意,所以她没说话。司徒雷不知在想什么,也没吭声。

“你什么时候放我表姐?”隔了一会儿,她打破了沉默。

“已经放了,就在20分钟前。”

啊,放了!她的心一阵狂跳。

他大概看出了她的欣喜和激动,马上又说,“不过,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会把她放到郊区的公路上,你放心,她会安然无恙地回来的。”他轻松地一笑,站起了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