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雪白的嫂子-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走开!”叶小紫歇斯底里叫一声,呜呜咽咽地哭起来,身体抽动得厉害,床都跟着摇晃,孟小凡两眼一热,也落下两串泪。
    叶小紫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孟小凡始终不劝,他知道劝也没用。
    等到叶小紫没有力气再继续哭的时候,孟小凡把一碗粥端到她嘴边。
    “吃一点。”
    叶小紫不摇头不点头也不说话,呆呆坐着。
    她不吃,孟小凡也不强逼她,把粥碗放回去,默默陪她坐。
    他怕叶小紫烦他,不敢太靠近她,拉了一条凳子坐在她对面。
    一坐就是一夜。

()好看的txt电子书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实在支撑不住的孟小凡从凳子上掉下来。
    孟小凡从地上爬起来又坐回凳子上,叶小紫视而不见。
    等到孟小凡第二次从凳子上掉下来,叶小紫才淡淡地说一句:“去睡会儿吧。”
    孟小凡摇摇头。
    “我不要你陪,你走吧。”
    孟小凡站起来走到她跟前:“等你完全好了后,我就走。你放心,我不会增加你的烦恼的。”
    “那你就走啊!”叶小紫叫一声。
    孟小凡说:“现在不能走,你不要赶我。”
    孟小凡看着叶小紫,好一会儿不转眼珠地看,然后走出去洗一把脸,并把一条热毛巾带回来,递给叶小紫。
    叶小紫缓缓转过脑袋,看了孟小凡一眼,接过毛巾贴在脸上,又无声凝噎。
    一个上午过去,两个人谁也没说一句话。
    到下午,杜月萍来看望叶小紫。
    孟小凡知道,妈妈是受了叶天逸的委托,来医院看护叶小紫的。
    叶天逸怕两个小儿女见了面就闹,把杜月萍当沙子掺进来。
    叶小紫对杜月萍却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
    “坐起来吃一点。”
    杜月萍把叶小紫扶起来坐好,然后递给她吃的,叶小紫接在手里,让吃就吃,但却仍然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她被车撞瞬间的那一幕一直停留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其余别的事情,包括和孟小凡的情事,都退避三舍,一闭眼睛就看见那血淋淋的一幕,妈妈血肉模糊地躺在冰冷的马路上。
    她本来是不应该看见这一幕的,因为在妈妈被撞飞的那一刻,她也已经被车子撞倒在地上晕了过去,但当她知道妈妈已经死去,这一幕就鲜活地跃上记忆的屏幕,成为她一生中永恒的痛。
    叶小紫依稀记得,就在车子即将撞到她的时候,妈妈使劲搡了她一把,这才使得她没有和妈妈一起被撞飞,而只是被车子使劲蹭了一下,逃了一条性命。
    至于孟小凡是怎么和她一起到医院来的,这就记不得了,她根本不可能记得。
    但是当她第一次醒来,看见孟小凡那张熟悉的脸,却一点也不感到吃惊。
    好像那张脸就应该在自己身边,特别是在自己遭遇不测、生死攸关的时候。
    但是她本能地对他有种抗拒和推诿的情愫在心里,没有厌恶和反感也没有仇恨,以前也没有,她从来都没有对他恨起来,只是因为他的伤害让她痛了心,不想再看到他而已。
    不想看到他,并不是心里不想他,和孟小凡一样,梦回萦绕的依然是这个家伙,以至于因为无法排遣他的影子,而不能接收别的感情信息,到现在还是个待字闺中的老姑娘。
    即便是这样她依然不恨他,因为孟小凡并没有阻止她。
    所以要恨,她也只能恨自己。
    对于孟小凡的妈妈杜月萍,叶小紫本来就绝对和她感情上很亲近,因为以前,她去孟小凡家的时候,杜月萍对她很好,好到像对待自己的女儿。她知道杜月萍对自己好,并不只是因为孟小凡,还因为她的爸爸叶天逸。
 第75章 逃了一条性命(2)
    杜月萍面对她,眼睛里的伤痛不是假装的,所以不管杜月萍让她做什么,叶小紫都照做,不想吃饭的时候也吃两口。

()
    杜月萍也没有很多劝叶小紫的话,她也知道这时候不管说什么话,都不能减轻叶小紫心里的痛伤,更不能让她及时振作起来,所以索性就不说,把一切都留给时间,让时间之手抹平叶小紫心里的伤,应该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杜月萍看着有点羸弱的叶小紫,却更多了一层感伤和愧疚,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儿子作。的孽。受伤后的叶小紫,模样让杜月萍十分心疼,她拉着她的手,并且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前,叶小紫就靠着,而且伸一只手抱住杜月萍,脑袋紧紧贴住杜月萍,情动于心有潸然泪下。
    “不哭了。”杜月萍说,并且像怀抱婴儿那样一只手轻拍叶小紫,这动作让叶小紫的心软成了一滩水,伏在杜月萍胸前嘤嘤嗡嗡哭起来。
    孟小凡的心一阵疼痛,情不自禁走前去,抓住叶小紫的手握着。
    叶小紫竟然没有拒绝。
    晚上杜月萍回家去,仍然留下孟小凡照看叶小紫。
    一连三个晚上,孟小凡就在凳子上坐,守着叶小紫。
    到第四天早上,叶小紫悄然起身下床,想到外面走走,惊醒了坐在凳子上沉入梦乡的孟小凡。
    孟小凡也不问她,跟着她走到出去,穿过长长的走廊,去到医院的院子里。
    院子里有一个不小的花园,有长廊和两个小小的六角亭。
    两个人依旧不说话,但是叶小紫没有拒绝孟小凡搀扶她。
    已经将要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园中早醒的许多植物,已经开始孕育叶芽花蕾,几株红梅却已经怒放,但气温仍然很低。
    孟小凡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叶小紫披上,仍然怕她着凉,就抓住她的一只胳膊穿进衣服袖子,然后又替她穿另一只袖子。
    叶小紫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但也没有拒绝他。
    在小凉亭的凳子上坐了一会儿后,孟小凡说:“回去吧,别真的冻着了。”
    叶小紫虽然还是没说话,但却乖乖地站起来,跟他走回病房里。
    到晚上,孟小凡继续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守夜,叶小紫终于开口说话了:“你回去睡一会儿吧,我一晚上没事。”
    “不去。”孟小凡说。
    “你这是何苦呢?去吧。”叶小紫皱一下眉头。
    “不去,我就坐在这守着你。”孟小凡回应她,却不动身子。
    叶小紫认为孟小凡在赎罪,用这种方法惩罚自己,来取得自己的原谅。她本无大碍,所以晚上根本无须照看,孟小凡知道的,但他依旧坚持不回去睡。
    “回去睡一会儿吧,”叶小紫的口气柔软了许多,像哄一个不省事的孩子,“回去睡一会,听话。”
    孟小凡看她一眼,正好和叶小紫的目光在中途相撞,两个人谁也不再躲闪,就那么让目光胶着好一会儿。
    “要不,你就在我床上,靠着睡一会儿。”
    叶小紫往里面挪一下腾出一些空间。
    孟小凡站起来走到床边,犹豫着伸出一只手,握住叶小紫的一只手。
    他想,假如叶小紫拒绝或者有激烈反应,他就赶紧乖乖地退回去。
    叶小紫没有拒绝。
    孟小凡抓住叶小紫的手,猝不及防在自己脸上打一耳光,吓得叶小紫赶紧抽回自己的手。
    “你打我吧,一直打,直到你完全解气为止。”


    叶小紫怔怔地看着孟小凡,缓缓伸出双臂缠在他的颈项上,孟小凡叫一声:“小紫1然后,把叶小紫紧紧地拥入怀里。
 第76章 她死的怎么这么快(1)
    孟小凡陪叶小紫参加她母亲的葬礼。
    叶小紫哭倒在他身上。
    参加葬礼之后,叶小紫没有再回医院去,直接回家养身体。
    孟小凡把她安顿好之后,也到公司上班。
    公司被朱依琳打理得很好,一切井然有序。
    朱依琳看见孟小凡回来,当然喜出望外之色溢于言表,但却不问孟小凡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她知道,想说的孟小凡就和她说了,他不想说她就不问。
    孟小凡也就在公司待了一天,就又走的不见影踪了。
    孟小凡说他在外面有很多事要做,交代朱依琳一如既往地守好公司这一摊子。
    朱依琳说:“你放心。”
    并且,孟小凡婉拒了朱依琳一切有关亲热的暗示。
    这让朱依琳有点迷惑,但她仍然不多问他一个为什么。
    从公司出来,孟小凡打算回到叶小紫身边,却在街上遇见了胡东。
    “出大事了!”胡东一惊一乍,“你跑到哪里去了,人影儿也找不到!”
    “怎么了?你怎么了?”孟小凡急问。
    “不是我,是易小林!”
    胡东告诉孟小凡,易小林把他的老婆马丹霞给杀了。
    孟小凡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胡东说,易小林凭借着母亲的地位与钱财,一直在外面拈花惹草不止,被马丹霞发现了也一点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并扬言也和马丹霞离婚。马丹霞不肯离婚,易小林就变着法子折磨她,还想灭了她。
    “那,马丹霞真的死了?”
    “那还有假1
    “真的是易小林下的毒手?”
    胡东摇摇头说,据马丹霞三岁的儿子说,他看见爸爸手里拿着一个打针的东西,追得马丹霞满屋子跑,然后呢,就在他妈妈的臀上扎了一针,妈妈就睡着了。
    “小孩子的话是不能作为呈堂证供的。”孟小凡说。
    “是啊,”胡东摇头叹息,“唉,易小林怎么会弄出这样一件事儿呢?要真是他对马丹霞行凶,这也太残忍一点了吧?马丹霞跟了他那么久,到头来却被他残害了。”
    “也不一定啊,或者是小孩子胡说呢。”
    “我也这样想,”胡东说,“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就我所知,两个人的感情一直不太好,貌合神离的好久好久了。但警方的说法是没有确凿证据,不能拘捕易小林。”
    胡东的解释是,易小林上下左右使了银子破财消灾,所以警方有意包庇他。
    “这不太可能吧?”孟小凡说,“人命关天的案子,敢胡来?”


    “有什么不敢的,现在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社会!”
    “不会,应该不会的。”孟小凡还是不相信,“警方的说法是什么呢?”
    “心脏病突发致死。”
    不管是易小林做的案,还是真的是心脏病突发致死,马丹霞是香消玉殒了,孟小凡感到心很痛,像锤子敲击砸那样闷疼。
    那次同学会上,他看见马丹霞的神色就不太对,麻木不仁,只有当她的目光看着孟小凡的时候,那目光才有点活色生香,有点以前的那种灵秀妩媚,孟小凡后悔,怎么后来就没想和她多联系几次呢?他是有点顾及易小林,怕扰乱了他们的生活,但却没想到,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女子,竟然一下子没了!
    孟小凡后悔莫及。
    “那你,到处找我干什么?”孟小凡讷讷地问。
    “去参加马丹霞的葬礼呀!都最后一面了,你不想见见她?再怎么也是同学一场1
    “是。”
    “我把所有能通知的同学,都通知到,人去的多了,对马丹霞的灵魂来说是个安慰,不那么冷清寂寞。”
    “想想还有没通知到的吗?”
    孟小凡觉得胡东真是个热心肠,就问他,胡东说,除了他还有伊特叶小紫,剩下的人都通知到了。
    胡东以为叶小紫还在外地,孟小凡也不想告诉他详细,不想让她知道叶小紫在家。而且,他根本不想让叶小紫去参加马丹霞的葬礼,怕她受触动又受刺激,对身心健康没好处。
    胡东带着孟小凡直接去了殡仪馆,刚好赶上马丹霞的葬礼仪式。
 第76章 她死的怎么这么快(2)
    因为有许多同学到场,马丹霞的葬礼一点都不冷清。
    假如马丹霞能看到这么多人来为她送行,她也应该得到一点安慰的吧?
    没开什么追悼会,就是同学们一个一个走到睡熟了一样的马丹霞身边,和她告别。
    第一个走到她身边的是个面生的女生,孟小凡问,胡东说他也不认识,估计是马丹霞上师范时候的同学,不是他通知的。
    那女生衣着朴素娇小玲珑,还没走到安放马丹霞遗体的水晶棺跟前,就眼泪成串往下掉,等走到跟前,看到安静卧在棺里的马丹霞,就憋不住哭声,呜呜咽咽站立不稳,险些倒下,旁边的人赶紧扶住她。
    她应该是马丹霞的闺中密友,哭的很痛。
    她这一哭不得了,长长一串人一个一个被传染,没走到跟前,甚至还排在后面的女生们都呜呜咽咽热泪径流。女生们这么一放悲声,把个告别室的空气都弄得悲戚惨切,男人们也都被弄得泪流满面。
    孟小凡也掉了很多泪,特别是当他看见躺着的马丹霞,心痛的感觉更甚,双手扶住水晶棺挪不动脚步。
    曾经的过往,在马丹霞的脸上幻化出来,从梳着两根小辫子的马丹霞,到长大后容光焕发的马丹霞,如密集衔接的镜头在孟小凡心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