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谁设计了宇宙:万物背后的秘密推手与即将来临的黄金时代-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些远古传说同时也暗示了松果体是我们心智与源场连接的中心点,它的功能就像头脑中的“第三只眼”——并且当它被完全“激活”时,可以制造出一个足够大的类似星门的通道,借此我们可穿越空间与时间。银河系中的其他人或许早已实现这样的壮举,并且一直在帮助我们为一次伟大的“家庭重聚”做好准备,届时,所有这些秘密将会被完全公开,借此我们可以顺利完成一次伟大的自发性进化跃升和转变。

上诉内容只是关于本书的介绍性讨论,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将更加广泛深入地探索更多当代前沿科学研究与古老预言之间的惊人联系。





第一部分 精神与身体





引语:超越最狂野梦想的未来


自从人类有了自我意识以来,就被无情地驱使着去问一些“大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是怎样来的?我将去向何处?许多导师曾站出来,声称找到了这个无比深邃的问题的答案,然而,我们在这些重大问题上充满分歧的观点,却在历史上引发了惨烈的暴行和悲剧。尽管如此,几乎所有的灵性传承中都有一个始终如一的主题,即宇宙不是由“死亡”和惰性物质组成,而是一个“活的”、有意识的存在。我们被告知,这个超级智能,将空间、时间、能量、物质、生物以及意识编织一体。不管宇宙有多广阔,显然,我们每个人都与这个伟大的本体连接一体,即便在身体死亡后我们仍将长存。

大部分灵性导师也说,我们最终将会团聚在“合一”中,即使我们对这更高的实相全然不知,一种隐秘的灵性教诲已经在改变我们的生命,最终它将引导我们回归本源。我们经常听说那些仁慈的圣人,比如耶稣(Jesus)、佛陀(Buddha)、克利须那(Krishna)等等,他们直接干预和影响人类的历史,并为我们指明通往伟大真理的途径。正如葛瑞姆·汉卡克、撒迦利亚?西琴(Zecharia Sitchin)以及其他学者的研究所指出的,许多古老文明的“众神”都曾给予他们直接的帮助,比如授予他们书写、数学、天文学、农业、畜牧、伦理、法律以及建筑学(包括某些特殊用途的巨石建筑)等方面的知识。这些巨石建筑分布在世界各地,就算用现代技术,想要复制这些壮观的建筑也绝非易事。

如今的“现代”社会,通常将主流宗教和灵性传统那令人敬畏的起源,看作是神话和迷信。由于不同的哲学体系之间存在着看似无法解决的分歧,再加上我们对信息的无限渴望,在许多人的思想中,科学已经取代宗教作为真理的终极仲裁者,而以往对于这个神圣宇宙的敬畏之情已经消失殆尽了。在大部分人眼中,现在的宇宙只是无数死气沉沉的“东西”的集合体。如今,我们的心智、思想和情感,以及地球上如此丰富多样的物种,都被认为是一些发生在一个无意识、无感觉、极度严寒的虚空宇宙中的巧合和偶然事件引发的结果。我们没有活着的理由,也没有死后的期盼,甚至也不需要追求伦理和道德,而这些竟然都成了健康的哲学辩论课题。如果我们知道我们无法逃脱死亡,而且只有这一次存在的机会,何不把生命都投入到追求享乐中呢?何不把自己投入到对金钱、权力、地位的无尽追求中,然后把获得的物质财富留给我们的后代呢?

我们知道得越多,似乎我们的生命就越孤独。魔术已揭去神秘的面纱,我们并没有什么超能力。我们死后毫无眷顾。宇宙中再没有其他人。在我们制造出可承载大量人类的母舰飞往外太空探索之前,我们也许已经被全球性的灾难所灭绝,而造成这种灾难的恰恰是我们自己制造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者无法控制和阻止的自然灾害。而地球和人类的灭亡,也是电影大片用来愉悦观众的乐此不疲的题材。现在,也许你会更仔细地去听“末日效益”(profits of doom)这首歌,然后可能会想事实是不是真如歌中所描述那样。

如果你看过我在Youtube上的视频——也就是这本书的创作源泉——《2012之谜》(2012 Enigma),或你访问过我的网站“神圣的宇宙”(www。divinecosmos),或看过一些我在电视节目中的访谈,你就会知道,我根本不相信我们的未来是黯淡的、恐怖的或灾难性的。相反,我感到地球上人类的命运正在被一个隐藏的智慧小心监护和指引着,那智慧就是筑造整个宇宙的富有生命力的能量场。许多伟大的研究者都独立发现了这个看不见的宇宙之力,并且各自给它取了名字,但没有统一的标准。由于这个力可能是宇宙所有空间、时间、物质、能量、生物和意识的起源,所以我在本书用简单而概括的词来命名它,称之为:源场。

这本书和哲学、猜测或者痴心妄想无关,它是对源场深入调查的总结。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完成本书的创作。来自正规大学的无数研究者完成了绝大部分的发现,但最终这些研究成果使得他们经常与同事、投资人以及主流科学界产生分歧和争论。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比如一些科学家或研究机构将他们特定的突破性发现发布给主流媒体后,他们不是视而不见就是完全不理解这些发现的相关性。然而在俄罗斯,从上世纪50年代便开始了对源场长久的研究,一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而绝大部分这些重大发现都被以国家安全为由列为机密档案。仅仅在1996年,就有超过一万份关于源场的研究报告被发表公布,其中超过一半都是俄罗斯的研究成果。如果你知道他们目前对这一创造了宇宙万物的不可见力量的了解程度,你肯定会感到无比震惊。

我已经花了30多年的时间致力于研究和收集大量的数据,尤其是在1993年的时候,我几乎花费了除睡觉外所有的时间来重新审视科学。在1998年夏天我成为自由职业者之后,我几乎每天花14个小时的时间来研究和调查源场现象。在杜登出版社(Dutton Books)的总裁布莱恩?塔特(Brian Tart)联系我,想出版我的研究后,我花了几乎两年的时间专注于这本书的创作。当我最终开始用统一的视角来综合之前研究的精华时,无数令人惊叹的关联系开始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涌现。如果这个突破性的发现有一天成为了常识并且应用到生产实践中,或者有一天,基于这些原理的秘密科技能向公众公布的话,我们的世界最终可能会比科幻电影或小说所描绘的还要更为美好。

我将带领和指引你们经历一趟探索神秘的空间、时间、能量、物质、生物和意识的奇妙之旅,我们还会对无数令人着迷的研究领域进行深入探索,比如反重力、非物质化、心灵传输、时间为三维的平行现实、量子几何学、地球上使得船只和飞机消失的自然“漩涡点”、真实的时间旅行案例等等。我们还将探究为何玛雅历法是一种计算这些“时空入口”(漩涡点)何时开启的工具,研究银河系是如何驱动我们一直在经历的所有时间周期,让我们在物理、生物和灵性层面实现进化。这些科学研究在技术上的应用前景绝对超乎我们的想象。并且,我们将会意识到,当我们完全进入银河系中这个全新的能量区域时,我们会看到空间和时间的本质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源场是一把解开所有这些谜团的钥匙,并能最终回答这些根本问题:我们是谁,我们来自哪里,我们为何存在,我们将去向何方?我们的源场调查旅程将在下一章展开,并首先向大家介绍克利夫?巴克斯特博士(Dr。Cleve Backster)的研究。他是帮助我们理解心智(mind)本性的先驱。我们将开始真正地认识了意识的结构、特征和意图。意识不仅仅是一种生物学现象,它存在于宇宙本身的能量中。



大卫?威尔库克

2011年1月





第一章 巴克斯特效应,自由能源及其影响


宇宙中所有的空间、时间、能量、物质、生命和意识是由源场创造的吗?

远古精神导师和哲学家所说的“上行之,下效之”(As Above;So Below)1是正确的吗?

如果我们在可见宇宙中看到的一切最终都是一个有着非凡特性和觉知意识的伟大心智的具体化,结果会怎样?

我们是否活在“失忆状态”,要经历一个完整的觉醒过程,最终才能进入这个浩瀚无垠的意识体中?

《谁设计了宇宙?》将以令人信服的证据作为开篇,去证明意识并不是被强制性“困”在我们的大脑和神经系统中。我们将会看到确凿的证据,证明我们的思想一直在与我们身处的环境产生互动,并且能影响我们周围的事物。

如果我们关于源场的理论是正确的话,那么心智就不是被限制于(生物学上的)生命形式之内的东西,而是一种能量现象,能穿越不同生命形式之间(我们所谓的)的“虚空”。

在西方多个学科的学者或科学家都已经发现和揭露了源场的存在,其中也包括一些富有争议的人物,比如威廉?赖希(Wilhelm Reich),他是心理学之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博士(Sigmund Freud)的门徒。在此,我们的源场调查之旅将从克利夫?巴克斯特博士开始,他以自身的传奇经历创作了一本名为《原始感应》(Primary Perception)的书。



催眠的惊人力量



当巴克斯特在美国格罗斯大学读预科时,非常着迷于他朋友描述的刚从教授那里学来的催眠技巧。巴克斯特决定用这个技巧催眠他的室友,没过多久,他的室友便进入了出神状态。巴克斯特说:“现在,我要你睁开眼睛,但是你不会醒来。我要你到宿舍下面去申请晚点熄灯。”在预科学校,如果没有特殊理由,晚上10点以后必须要熄灯。在催眠状态下,巴克斯特的室友睁开眼睛,走下宿舍,向值班的教授申请晚点熄灯,在记录本上登记后便回到了房间。当巴克斯特将他的室友从催眠状态下唤醒后,他的室友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还说:“看吧,我说这一点效果都没有。这个所谓的催眠根本就是瞎扯淡。”然后他们一起下楼向值班的教授确认,巴克斯特的室友几分钟前确实申请晚熄灯还填写了记录。在看到自己的签名后,巴克斯特的室友震惊了,几乎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巴克斯特从此开始研究催眠,他尽可能多地阅读相关的书籍,并进行了许多实验,但是,在上世纪30年代,这个学科的书确实很少。在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之后,巴克斯特加入了德州农工大学的后备军官训练队(ROTC)军事项目,就在那时,他开始频繁向大众演示催眠术。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观众可以进入某种出神的状态,然后他再从中挑选观众做进一步的深度催眠。

其中有一次,巴克斯特告诉一个被催眠的观众,说在他醒来后的30分钟内将看不见巴克斯特。果然,当这位观众从催眠中醒来后,根本看不见巴克斯特。为了测试他在催眠下的状况究竟如何,尽管巴克斯特从不抽烟,他还是点了一根烟并吐了一口。这位观众看到一根烟和烟雾在空中悬浮着而根本看不见巴克斯特,因此惊声尖叫起来。他想要逃出房间,但是其他观众让他再等等。过了30分钟后,巴克斯特出现在了他面前。这位观众完美地遵从了巴克斯特的催眠指令,而且从催眠状态恢复后,对巴克斯特的催眠指令完全没有自觉的记忆。

我对催眠力量的初次认识是从一次戏剧性出体体验开始的。那时我只有5岁,有一天晚上我在睡觉时忽然醒来,发现自己漂浮在空中,而下面3英尺的地方竟然是我自己的身体。如果下面这个安详沉睡着的小男孩是“我”的话,那空中的这个我又是谁?

当意识到这点时,我着实被吓了一跳,接着便感到不知所措,就在此时,我突然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

最终,我就此事求教于母亲,她带我到地下室向我展示了一些关于ESP(extrasensory perception的缩写,意为“超感官知觉”)方面的书。我开始读的第一本相关著作是哈罗德?谢尔曼(Harold Sherman)的《如何让ESP为你所用》(How to make ESP work for you)。谢尔曼说,当你给某人做催眠时,你能让催眠对象有出体的体验,就像我曾经历过的那样。同时,还会产生惊人的效果:

被催眠个体的出神状态越深,超感官能力就越活跃。在这种情况下,个体可以在催眠师的引导下离开自己的身体,并且拜访某人或某地,然后报告他的所见所闻。



催眠与星体投射



托马斯?加勒特医生(Thomas Garrett)是一名催眠治疗师,在一战时期,他倡导了对患有战斗疲劳症的士兵的治疗。加勒特医生对我讲述了他和一个私人病人的奇妙经历。那个年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