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谁设计了宇宙:万物背后的秘密推手与即将来临的黄金时代-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远的时代。”既然直到50000年前一直没有出土过关于文化、宗教艺术和复杂的工具,布朗认为,“这意味着当我们在15万年前还是智人的时候,基本没什么文化生活。”罗伯特?罗伊布利特(Robert Roy Britt)在写给《生活科学》(LiveScience)的文章中说,“这一发现说明,我们的祖先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沉溺在没有文化、没有音乐、没有艺术和珠宝的时代里。”

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大规模的、能量驱动性的进化。约翰?霍克斯博士用遗传学证明了大规模的人类进化,在过去的40000年里一直在加速,并且在过去的5000年中加快了100倍。我们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岁差对进化大爆发现象是有影响的,正如我们所看到的25000年前尼安德特人濒临灭绝,以及在50000年前人类智力的突然提升。

大金字塔的奇迹留下的零星面包屑一样的踪迹,让我们一路找到了疗愈技术的聚宝盆,这完全可以把我们从威胁人类的全球灾难中拯救出来。那个“技术”(如果你想这样描述的话),它具有联结合一的特性,它就是爱的“能量”。这不再是那些能被怀疑论者当成虚幻的、宗教性的“痴心妄想”并加以忽视和抨击的东西了,它是一种积极的、一直在运作的、我们可以称之为“源场”的存在。

在我们调查的下一站,将公布令人惊讶的证据,来证明时间也是一种源场现象,同样,它也可以通过各种能量过程被重新改变。



1 译者注:巴斯德反对自然发生说。



2 译者注:如今的超级细菌恰好验证了霍尔的这一猜测,超级细菌已产生很强的抗药性。



3 译者注:拉撒路效应来源于圣经中的一个故事,耶稣将已死的拉撒路救活。这段故事用来形容生物在已经灭绝了以后在现代又出现的现象,这种古生物死而复生的现象实在很不可思议,科学目前还无法解释。



4 译者注:安慰剂效应,又名伪药效应、假药效应、代设剂效应(源自拉丁文placebo,“我将安慰”),指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料”或“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





第二部分 时间与空间





第十一章 关于时间


关于源场的研究给了我们有力的证据,证明非电磁能的“宇宙能量”会影响我们的思想、我们疗愈速度,甚至包括我们DNA的结构和功能。严格来说,现存物种借由能量作用就能转变为不同的生物。这些现象看上去已经切实发生在人类的进化进程中,从而使得描述即将到来的黄金时代的远古预言变得更加有趣了。25920年的周期不仅仅是写进古代神话和大金字塔中的一个数字,这也是地球自身一个物理的、可测量的摆动周期。这意味着地球以及其他星球的运动可能会直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

为了查明时间能否被测量、被感知乃至被我们所处环境中的能量所驱动——即使不能为肉眼所见——我们不得不抛弃最根深蒂固和最基本的关于时间是什么的假设。一旦这么做,我们将会在物理上、数学上和逻辑层面得到更加合理的解释和结论。

俄国物理学家赛蒙?施诺尔(Simon Shnoll)教授,通过长达20年关于“物理学、化学和生物进程的广泛研究,从放射性衰变到生化反应速率”的专研,得出了文明进化的真实发现。这也许听上去很繁琐,但这意味着施诺尔研究了地球上每个单一原子和能量波的运动机制,以确定它们是如何运作以及在何时运作。当你加热水并使之转化成蒸汽的时候,水分子发生了什么变化?当水结成冰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当你混合两种化学物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当你身体的细胞之间交换信息和养分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当放射性同位素缓慢释放能量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当电流通过导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这些都是基本的问题,都是关于“物质如何运作的”问题。

大多数科学家都希望所有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和放射性过程会一点点稳定地积累到一个峰值,然后又平滑恢复到原点——顺着它原来增长的路径下降。当图表一旦不满足这个平滑的曲线时,科学家们就会剔除这部分数据——他们称之为归一化。

施诺尔教授打算不剔除这部分数据。这也很容易理解,因为他发现图表并不普通。事实上它们十分不寻常。有时候这些反应会迅速提升到最大强度,然后马上跌落到零点。接着,又以同样的速度迅速返回到极值。这种情况也许会在短期内连续发生3次,这根本不是平滑的曲线。如果物质和能量一直在发生这样的变化,那它们又怎么能保持稳定状态呢?

试着去散下步,思考一下你周围存在着多少种物理、化学和生化反应。电能会沿着传输线传送并发出嗡嗡的声音。阳光照射在你身边所有的染料上并逐渐漂白它们。树木的枝叶将阳光转化成养分。流动的水溶解土壤中的盐分。鸟类消化它们从土中掘得的种子。当你去邮箱投递信件的时候,邮票背面的胶水会在你的舌头上产生有着奇怪味道的粘性。通过眼睛就能观察到,有无数种反应时刻发生在你的身边。施诺尔发现,身边的每一个原子和能量波一直在做着同样怪异的事情——依着特有的模式做着前向或者后向运动,这些模式几乎和指纹一样独一无二。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说。

你知道为什么那些围绕在我们身边未被提起的无数原子和能量脉冲,在最底层一直做着开…关、开…关的动作吗?难道这些并不是稳定的、普通的反应,而是在初始和终止状态之间来回跳动?你并不是唯一有此想法的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施诺尔的研究无论在科学范畴还是精神范畴都是相当晦涩的,他从1985年起就开始在俄国的科学杂志上发表这些发现。这个故事的最迷人之处在于,我们身边的事物都运转得非常完美,虽然这些反应一直在做着开…关、开…关的状态变换。也许这看上去像逻辑上的过度跳跃,能量波和分子反应就像组成一部电影长片中每一个独立的帧那样运作着迅速在我们的“现实”中闪进闪出。

也许现实就像是一部电影,看起来似乎在无间断地播放,创造着我们看到的这个世界,但实际上这只是无数帧静态画面的集合。不管怎样,如果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活在一场“清明梦”中,那它也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幻觉。无论在量子层面的行为有多么古怪,物质和能量都在和谐地运作着,我们从来不必担心,当我们坐在椅子上阅读这本书时椅子会突然消失。

这只是为后面更精彩的内容做铺垫。假设你混合两种化学物质,然后根据它们的反应进程画出一个独一无二的曲线图。而在数千公里外某个实验室中的朋友,同时在制作描绘放射性能量衰变过程的曲线图。然后他把图表发送给你。自然地,我们会认为你在比较两张图表的时候不会发现任何共同之处。如果它们看上去一样,那将彻底否定了我们在主流科学领域的所有定论……但在此过程中,我们或许恰好对源场的研究有了更深层次的发现。

在1985年,施诺尔发现任何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和放射性反应确实看上去都非常相像,如果你同时通过曲线图描绘这些反应,即使它们在相隔数千公里外的地方被分别测量,你也能看到这种明显的相似性。距离不是阻碍此效应出现的障碍,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这意味着每一个原子、每一个分子和能量脉冲在同一时刻穿过同样的间隔(在非常微观的或者所谓的“量子”层面上)。这显然不是我们在学校里所被教授的科学。这些反应被认为彼此之间是独立的和缺乏联系的,但事实上它们不是。西方的量子物理学家似乎还未获知施诺尔的发现,虽然他们自己的某些发现已经将我们引导至相同的方向。

物质和能量发生了什么样的波动?我们又如何解释这样的现象?施诺尔教授并不确定,但他相信“时空框架的全球性改变”是主要的诱因。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时间自身在量子层面上存在着加速和减速现象。显然,这在全球范围内同时以同样的方式发生着。时间和空间在整个地球范围内跳着古怪的舞蹈,而我们都受此影响。这产生了清晰的可测量的量子效应,但我们仍然在经历着线性的时间体验。

记住无论图表有多么古怪,所有事物都在正常运转着。这种“闪变”对于能量的流动和化学物质的反应并不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事实上,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突破性发现让我们知道,当你能把自身转化成量子形态,乘坐一艘小型太空船在太空中旅行时,你会发现:无论你周围的时间前进或者后退了多少,你的生物钟还在正常运作。其中的奥秘就是发生在你身上的变化会同样作用于你的生物钟,因此,在你自身的“参考系”之内,你不会察觉到发生了什么。时间的“平滑”流动可能是一种为了防止我们出现精神失常的心理体验。如果在更宏观的层面上,这些量子效应也发生在我们身上,而我们却没意识到。那从我们自身时间流以外的参照点来观察,我们看上去似乎被原地冻结了一分钟,然后下一分钟又突然在快速移动。



时间流的宏观变动



也许这听上去很古怪,但是有些人在(比量子世界)更宏观的层面利用这些原理发明了惊人的技术。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 Times)1977年某期的报道,多伦多发明家西德?哈里奇(Sid Hurwich)显然发现了一种能改变特定区域内的时间流动的方法(通过一个技术工程实现)。当他使用这个设备时会产生非常古怪的效应,在一次发生于1969年的抢劫事件后,哈里奇意识到他的发明将会具有实用价值。

哈里奇与警察们关系不错,一天晚上他叫了一群银行的安全官员到他家来参观他的新发明。《太阳时报》(The sun times)的编辑引用了现场目击者比尔?博尔顿(Bill Bolton)的证言。



“我记得,”博尔顿说,“在桌子底下有一个设备,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桌子上盖着一张床罩。哈里奇拿了我的左轮手枪做演示,手枪一下就被吸附到桌子上并被‘锁定’了。你无法扣动扳机,你也无法把它从桌子上拿起来。接着,哈里奇说:‘看看你们的手表。’我们惊讶地发现,所有人的手表上的时间一直停留在我们进门那一刻,而事实上,已经过去25分钟了。当安全官员走出他家门的时候,哈里奇的妻子听到他们中的有一人建议,应当让军队知道这个设备。‘这是我第一次想到这一设备可以用于战争和军事目的。’哈里奇说。然后他到地下室中继续工作。当他觉得设备已经能稳定运作时,他联系了一个居住在以色列的兄弟……后来哈里奇接受了2个以色列高级军官的简短访问。在哈里奇做了简单的演示后,他们带走了原型机和所有的设计资料。”



试想一下,如果国防部宣称拥有了一项类似的技术会发生什么。1977年11月的一篇报道宣称,在7月上旬,哈里奇因7年前给予了以色列一个秘密军事设备,而获得了位于加拿大的犹太复国运动组织颁发的以色列国家保护者奖。对我来说,文章中最有趣的部分是:哈里奇坚称他的设备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发明。他说自己只是利用了最古老的电能基本原理并把它运用在一个不同的领域。警察不能扣动扳机或者从桌子上拿起左轮手枪,这怎么可能呢?这迫使我们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去思考和理解这一现象,而这在大多数人看来这种新思路只是纯粹的科学幻想。或许听上去很疯狂,一种解释是在他们周围时间流动得非常缓慢,以至于任何尝试从桌子上拿起武器所消耗的时间仅仅相当于“普通”时间的几微秒。他们的手给予手枪的压力在他们看来很正常,但是其(在常规时间中的)持续时间仍不足以抵消手枪在桌面上保持静态的惯性。在他们自身的参照体系中,一切都显得很正常,但是当他们查看了手表后,他们感到非常奇怪。如果想移动这把枪,那他们施加在枪上的作用力也许得持续好一段时间,因为虽然他们看到已经过了25分钟,但事实上,在这段时间内,常规时间几乎没有变化。



一切都是相关的



很显然,这与我们的理性思维相冲突。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线性时间”非常稳定。我们习惯于相信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时间的流逝会突然加速或减慢。我们认为时间的流逝速度恒定已是科学事实。如果你仍然相信这是正确的,也许你要找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核实一下。根据《探索》(Discover)杂志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