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谁设计了宇宙:万物背后的秘密推手与即将来临的黄金时代-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后来,我向那片叶子道歉,并致以诚挚的爱,希望它能听到或感受到。测谎仪的指针随即便平缓了下来。巴克斯特让我留着这张记录图纸,并且和其它在摄制期间的“战利品”一起保存在我的小箱子里。脚本在拍摄过程中经过了多次修改,我们也发布专业的预告片来宣传影片,但是最令我欣喜的是,我有机会亲身体验了巴克斯特效应,而且我深深地相信它是真的。另一件令我难忘的事情是,我跟我的房东和她10岁大的女儿谈论巴克斯塔效应后,她的女儿忽然开心地跑到院子里,忘形地在草地上打滚,并对地上的草说:“你能听见我!你能听见我!”



它们一直在聆听



1966年的那次试验后,巴克斯特发现,一旦你开始种花养草,它们似乎会追踪你的想法和感觉。

在植物监测过程中,我发现每当我在外面办事,决定要回实验室时,植物经常会出现明显的反应,尤其是当我下意识地做出回去的决定时

巴克斯特用同步的图表来证明,植物确实在他做出决定的一瞬间会有所反应。在一次案例中,巴克斯特将植物放在纽约,自己和助手鲍勃?汉森一起去新泽西州克利夫顿,他不知道妻子准备了一个结婚纪念日惊喜派对。当他们到达港务局时,当他们登上驶往克利夫顿的巴士时,当巴士进入林肯隧道时,当他们在到达克利夫顿的最后一段路时,巴克斯特在行程的各个阶段都对植物发送强烈的意念。就在他们进到屋里,每个人都高呼“惊喜吧!”的时候,植物确确实实也感受到了这份惊喜。巴克斯特说:“就在这个确切的时间点上,植物产生了剧烈的反应。”

巴克斯特开始不再刻意刺激植物,而是暗中观察什么现象会引起它们的反应。有一天,他把热水灌进实验室的洗涤槽,此时他观察到植物有剧烈的反应。我曾经去过巴克斯特的实验室,那个洗涤槽确实令人作呕,后面的测试说明,里面充满了各种微生物,这场景就像电影星球大战的酒吧中各种各样的外星人一样。当这些微生物突然被滚烫的开水烫死时,植物从自身的安宁中领会到了这种死亡的恐惧,并且“惊声尖叫”。

然后巴克斯特设计了一个实验试图标准化这一现象。他想找一种又多又方便获得活物的实验品,最终他选择了经常被用来做食物的海虾。巴克斯特发明了一个机器,能够随机地把虾扔进开水中。在虾被烫死的时间点,植物确实产生了强烈的反应,但是这种反应只出现在夜晚实验室没人的时候。有人时,人的能量场会更强烈些,植物表现得好像对虾“不感兴趣”。怀疑论者之后也尝试重复这个实验,但是没有按照巴克斯特的规范执行。

目前我们所能确定的是,想要复制这个实验的人其实并不知道人的意识对实验的主动作用。他们到另一个房间,通过闭路电视观察实验。之所以用墙隔开,是为了让人和植物之间没有“干扰”,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只要有人在观察,植物就能感觉到。

这项研究被节选刊登在《电子技术》(Electro…Technology)杂志后,先后有4950名科学家对此表示很惊讶并给巴克斯特写信,要求他提供更详实的资料。

在接下来的1969年12月3日,巴克斯特在耶鲁大学语言学校演示了这一现象。一个常青藤的叶子被连到了测谎仪上,然后巴克斯特让一个男生把蜘蛛放在植物边的桌子上,并用手捂着不让它跑掉。常青藤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当他把手拿开,蜘蛛意识到可以逃跑时,就在它试图逃跑前的一瞬间,你可以发现测谎仪的自动笔记录下了一个巨大的曲线反应。这种现象重复了多次。

接下来的日子里,巴克斯特经常出现在著名主持人的节目中演示巴克斯特效应。其中一个主持人大卫?福斯特(David Frost在节目中问巴克斯特他的植物是公的还是母的,巴克斯特和他的植物对这个私密问题的反应出奇地一致,都觉得这个问题很搞笑。

我建议巴克斯特试试把植物的叶子抬起来检查检查,看看它有什么反应。就在他接近植物的时候,它的反应很剧烈,这引起了现场观众的阵阵笑声。

1972年,前苏联科学家V。N。普什金(V。N。Pushkin)用脑电图记录仪(EEG)复制了巴克斯特的试验。实验对象在催眠状态下进入了强烈的情感亢奋状态,就连附近的天竺葵每次也会和被催眠者有同样的反应。尽管这些发现很有趣且令人着迷,但是仍然遭到科学界的猛烈抨击。哈佛大学生物系的奥托?苏尔伯格(Otto Solbrig)博士显然就很不高兴。

(这是在)浪费时间。这些工作根本不会促进科学的发展。我们对植物的了解已经足够多了,如果还有人继续站出来像那样说的话,我们只能说他是学术骗子。你可能会说我们有偏见,是的,我们就是有偏见。

耶鲁大学教授亚瑟?加尔逊(Arthur Galtson)相对客气些,但也不支持巴克斯特效应。

我并不是说巴克斯特效应是不可能的。我只是说还有其它更有价值的事等着我们去做……植物能聆听、诉说并作出反应,这听上去似乎很吸引人,但实际上并没有这种事。植物没有神经系统。这就意味着植物是无法传递感知的。

另一方面,包括斯坦福研究学院的哈尔?普索夫(Hal Puthoff)博士在内的一些学者则支持巴克斯特。

我不认为巴克斯特的研究是学术骗局。他的实验管理做得很优秀。他的研究工作也并不像大部分人所误解的那样草率。

大自然在进行一场永恒的“对话”

巴克斯特还把乳酸菌、鸡蛋、甚至活的人体细胞也连在测谎仪上,也得到了惊人的结果。结果具有一致性,即所有的生物都和它周围的环境有紧密的联系。当任何压力、痛苦或死亡发生时,在周围的所有生命形式都会立即产生令人震惊的反应,好像它们都能够感受到那份痛苦。

巴克斯特之所以想给鸡蛋测谎,是因为有一天巴克斯特准备做早餐,他打碎了一枚鸡蛋,就在此时,一株喜林芋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当巴克斯特使用那种能在副食品店买到的未受精鸡蛋时,也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现象,测谎仪图像很像用电波记录仪下的心电图。当巴克斯特的暹罗猫山姆突然从睡梦中被惊醒时,一个被连着电极的鸡蛋突然也被“吓”了一跳。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连在测谎仪上的鸡蛋,每当它邻近的鸡蛋被一个一个地丢进热水中,它便表现得很“惊恐”。这些鸡蛋被放在镀铅的盒子里,这种盒子可以屏蔽电磁场。这意味着这个现象和无线电波、微波或其他频率的电磁波的传播没有关系。

巴克斯特清楚地知道在试验中屏蔽电磁场的重要性。

在许多科学家(尤其是物理学家)的建议下,我将小型植物放在铜屏蔽笼(也叫法拉第笼)中来隔绝与电磁场的接触……植物的行为表现好像这个笼子根本不存在一样。后来,我有机会使用最先进的屏蔽室来确认这一现象。我确定,植物、微生物、昆虫、动物和人类之间并不是通过我们已知的电磁波频率、调幅、调频或者其它任何可以被屏蔽的普通信号来传递信息。距离似乎不受限制。我曾做过观测,这种信号可以穿越数十(甚至数百)英里。这种信号可能根本不在电磁波频谱的范围之内。如果是这样的话,其中的含义将具有深远的影响。

以上只是众多研究中的一个,这些都证明了源场并不是以电磁场的形式存在。每个科学家都清楚地知道电磁波不能穿透镀铅屏蔽罩,也不能穿透法拉第笼或者屏蔽室。

巴克斯特还进行一些关于人体细胞的实验,并且也有惊人发现。在这些实验中,巴克斯特让实验者漱口并从漱口水中提取活细胞。盛着漱口水的试管放在离心机上旋转,分离出的白细胞浮到上层,再用滴管吸取出来。活细胞被放进一毫升的试管中并用极细的金电极连接。这些活细胞在这种环境下可以存活10到12小时,并且还有“高质量”的反应。

我最喜欢的一个巴克斯特实验案例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宇航员布莱恩?奥列里博士(Brian O'Leary)参与的一次实验。奥列里博士曾受聘于康奈尔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以及普林斯顿大学。有一天,奥列里博士把自己的细胞独自留在实验室,最终的实验结果使他们得到了强有力的证据。 奥列里博士离开实验室去往圣迭戈机场,飞到了三百英里外的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并与巴克斯特互相校准时间,与此同时,奥列里博士的细胞则在实验室里被监控着。

奥列里博士事先约定了当他在旅途中遇到令他感到焦虑的时刻,要精确地记录在日志中。于是当他去机场还车,在高速上却错过一个出口,又因为在票务处排长队差点错过航班,飞机到达凤凰城后他的儿子没能准时到机场接他,这些令人烦躁的事件都被博士精确地记录在日志中。将奥列里的日志与实验相关部分的记录图表作对比后,发现了记录图表与所有的焦虑事件之间有紧密的关联性。当奥列里回到家休息后,记录图表变得非常平稳。

在瑞士的苏黎世,我和奥列里博士在一次私人宴会上对这次实验进行了讨论。当时我们一起出席一个会议并做了演讲,他告诉我,那个实验令他感到很震惊。他的大脑所“广播”的信息,被三百英里外实验室中的细胞所“接收”。实验室中的细胞处于屏蔽室中,这再一次证明了这个“信号”并不是通过电磁能传播的。肯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东西”,可能是某种能量场,即使是很远的距离,它也能传导我们的思想。当你开始意识到自然界中的所有生物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想法时,你确实会感到诧异。对于人类,这种现象同样存在。

在过去的演讲中,我曾多次讲到过这一事件:蔬菜、水果、奶酪、鸡蛋或者生肉里的细胞在被烹饪或吃掉时都会感到很“惊恐”。每次观众听到这都会小声议论。即便是铁杆素食主义者现在也要面对这个现实,就是虽然吃的是“人道的”素食,但它们也会经历适度的“痛苦”,至少从人的角度上看是这样的。就算你不烹调蔬菜,你的消化系统也会把它们“烧”死。巴克斯特确实还告诉我,如果对食物“祈祷”,向它们发送积极的、爱的意识,它们似乎愿意接受食物链法则,为你的生存而“牺牲”,并且不会在记录图上出现“恐惧的”强烈反应。在许多文化传统中都会鼓励人们去感谢食物。现在通过巴克斯特的研究,我们可以看到饭前祷告这个看似不重要的行为,已经被赋予了科学的观点。



自由能源和影响



同样在那次苏黎世会议上,布莱恩?奥列里博士透露了一个有价值的信息,暗示了自由能源装置已经再一次地被发明出来,再一次!但是每次都被“某些财团”给毁掉或掩盖。根据新能源协会的数据,“1997年美国专利局有超过3000个保密专利设备或应用技术。标题35,美国编号(1952)181…188节。”美国科学家联合会透露,截止2010财政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至5135,其中包含对效能转换率在20%的太阳能电池,或其它任何效能转换率在70%…80%的能源系统进行“审查和必要限制”。据奥列里博士所说,由于受到威胁,很多研究者已经将他们的研究搁置,否则会有各种千奇百怪的“意外”。奥列里博士让我上台与他一起进行专题讨论,他提到了“奥地利格拉兹大学十大怪谈”之一的“欧洲自由能源运动的领袖”斯蒂芬?马利诺博士(Stefan Marinov)跳楼事件,马利诺博士似乎是被人从第十层楼推出窗外。奥利里博士说:“他没有留下任何形式的遗嘱,而且他是我认识的人中最积极乐观的人之一。” 与此同时,奥利里博士还提到了另一个人,尤金?马尔罗夫博士(Eugene Mallove),他是世界公认的可替换能源方面的关键人物。

当谈到我和马尔罗夫博士的私交时,一时间过于激动,当着400名观众的面黯然落泪。当这一切发生时,我想你一定可以在我周围的植物上测量到强烈的反应。马尔罗夫博士的科学作家生涯是从麻省理工学院的期刊开始的。当时,冷聚变的研究工作对自由能源产生了积极的成果,马尔罗夫博士称他曾受命压制这一研究。从那以后,他便辞去工作并创办了《无限能源》(Infinite Energy)杂志,这使得马尔罗夫博士成为了公认的顶级项目协调员、出版商以及全球可替代能源发明家之间的联络人。

2004年5月15日,我和阿特?贝尔(Art Bell)以及理查德?霍格兰(Richard Hoagland)作为特邀嘉宾一起参加了著名节目“横贯美国”,这是全美最大的晚间谈话广播节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