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3C书库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谁设计了宇宙:万物背后的秘密推手与即将来临的黄金时代-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2004年5月15日,我和阿特?贝尔(Art Bell)以及理查德?霍格兰(Richard Hoagland)作为特邀嘉宾一起参加了著名节目“横贯美国”,这是全美最大的晚间谈话广播节目。节目开播前几天我才知道,马尔罗夫博士是这次节目的神秘嘉宾。我们将发表一个令人惊讶的公告:霍格兰和马尔罗夫博士在接下来的一周将会前往华盛顿特区,并且带去一个可以运作的桌面式自由能源设备。从外表上看,这个设备开始转动时并不需要什么能量转换源。我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但听起来似乎很有趣,我认为这些设备的技术可能源自我一直在研究的源场。霍格兰还安排了多位参议员和国会议员,将向他们展示这一设备,并打算把这一突破性的技术公布于众。

就在节目播出前不到24小时,马尔罗夫博士在他父母家门外遭到攻击性武器袭击身亡。这事确实有很多可疑之处,就在马尔罗夫博士的秘密设备发布之前,就在他要前往国会山和那些政客们见面之前,竟然发生这种事情!

一些组织似乎有特权对源场研究工作进行压制。我感觉只要你谈论这种话题,便会被贴上“偏执的疯子”的标签,但是马尔罗夫博士的死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发现很多被压制的自由能源技术和我所说的源场概念有重要的关联。这也更加我对源场进行全面深入研究的决心。无论是遭到怀疑、讽刺、嘲笑、羞辱,甚至威胁,我们都不应停止探索真理的脚步。

1 译者注:此句出自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翡翠石板”(The Emerald Tablets)箴言,完整句段为“as above,so below。as within,so without。”因较难用既精确又简洁的文字进行翻译,故采用常见译法“上行之,下效之;存乎中,形于外。”原意应该是指在我们所处的现实之上,还存在一个更高的绝对现实,而我们的现实只是这个高等现实的映像或投影。





第二章 意识、永恒和宇宙心智


我们一直在探索源场是否真的存在,并且我们的调查将揭露令人震惊的信息。克利夫?巴克斯特博士的研究极具说服力,微生物、植物、昆虫、动物、鸟类、鱼类以及人类等等所有的生物,都能以某种形式持续不断地与彼此沟通交流。这种交流方式被笼罩在一个似乎不存在的场中,因为我们无法在可见光谱、无线电波、红外线、微波、X射线等等电磁波中找到这个场。此外,巴克斯特仅仅是众多催眠研究者之一,他们之中很多人也发现,人在催眠状态下会无意识地接受指令信号,甚至可以看不见、听不到东西。如果所有的生物之间都能在精神层面上不断地分享和协调信息,那么,为了不至于让我们神志崩溃,大脑可能会自动屏蔽大量的信息。

在墨西哥有一名卓越的女治疗师叫帕持塔(Pachita),她出生在格雷罗洲的芭芭拉市(Barbara Guerrero),同时也是精神疗法的开创者。帕持塔在儿时就发现自己拥有强大的治愈能力,当时她在马戏团表演高空走钢丝,因此能经常在动物身上练习治愈能力。十几岁时,帕持塔一直跟随潘图?维拉(Pancho Villa)1,随后便靠餐厅卖唱和销售彩票为生。在她30多岁时,已经是家庭主妇的帕持塔又恢复了这一能力。之后的47年里,帕持塔一直闭关修炼,期间治愈了不少看似无法医治的奇难杂症。直到1977年末,帕持塔才愿意让科学家系统研究她的这一天赋,并邀请来自美国的安德瑞克?普哈瑞克(Andrija Puharich)博士及其团队,研究精神疗法能力。

卡拉?鲁科特(Carla Rueckert)将帕持塔康复疗法的第一手资料写进了《一的法则》(The Low of One)第一卷中。

1977年晚期到1978年早期,我们伴随安德瑞克?普哈瑞克(Andrija Puharich)博士与他的研究伙伴,前往墨西哥市调查一个墨西哥人,一位78岁的叫做帕持塔的女人,她从事心灵工作已经许多年了……帕持塔使用一把很钝的小刀,大约有五英吋长的刀刃。她将小刀传递给我们研究小组,观察我们的反应,特别是我的反应,因为我是实验的“小白鼠”。因为我躺在床上,“手术”又是在我的肚子上进行,我无法得到第一手消息。但唐(Don)告诉我,那小刀插入我的背部,然后沿着脊椎快速移动。这个过程重复了数次。帕持塔说,她在操作我的肾脏。再次,我们不做任何保留“证据”的尝试,因为我们知道不会有任何结果。许多人曾经尝试分析超心灵手术,最后找到的不是非决定性的结果,就是没有价值的结果,于是指控超心灵手术只是小把戏而已。

我对此非常好奇,所以当采访卡拉的时候,首先就问她这件事。卡拉说治疗的过程还是相当痛苦。她还说到,确实伤口上有血流出,但是,当帕持塔收起刀后,伤口很快便愈合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太疯狂了,但当时满屋子的目击者,可都是有高度专业素养的科学家呀。

普哈瑞克博士患有阶段性失聪,是由于骨质增生引起的耳硬化,因此他也接受了帕持塔的治疗。帕持塔用她的刀尖去刺普哈瑞克博士的双耳膜,这一过程中每只耳朵都持续了大约40秒,据博士说非常痛,但是随后伤口马上愈合了,只有微不足道的出血,并且也没有了疼痛感。众所周知,如果按照传统医学常识,要是有人对着耳膜这样做,无疑会永久性失聪,然而普哈瑞克博士对治疗的效果表示非常吃惊,并记录了下来:

我的脑中回荡着噪音……(这些噪音)就像是纽约的地铁,我估计都超过了90分贝的听觉阀值。噪音太大了,以至于我根本听不清周围的人在说什么,但是我却一点也不担心治疗过程会让我完全失聪。帕持塔给了我一瓶药剂(我不知道是什么成分),她要求我每天向每只耳朵里滴一滴。随后的日子里,那种噪音每天都降低10分贝,在术后第8天,噪音完全消失了。然而我的听觉变得异常灵敏,以至于打电话都很痛苦,我不得不离听筒远点。这种听力过敏大约持续了2周,在术后一个月时,我的听力已经完全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

难道帕持塔仅仅是个催眠师,设法制造出了许多幻觉?不管如何,她的治疗似乎很有效。卡拉?鲁科特也只是见过帕持塔一两个治疗案例。第二次治疗手术的情景,安德瑞克?普哈瑞克博士在《H。G。M。赫尔曼之书》(H。G。M。Herman’s Book)中有详尽的描述。

在之前所说的手术12天后,帕持塔已经开始为第二个手术做准备。她已经从尸体解剖中获得了一个人体肾脏。这个肾脏被取出后放在一个未消过毒的罐子里,帕持塔随后把它浸泡在普通的书里,放在一个厨房的冰箱中冷藏着。手术当天,帕持塔用她沾满血的手把肾脏从罐子里取出来。她纵向将它切开,说明这个肾脏将会被分别移植。接下来,帕持塔用刀从患者背部深深地切入,来回转了几下,她让我把其中一半的肾脏放进患者体内。我彻底崩溃了,当把那个肾脏放进去的时候,我感到我的手简直被患者的身体“吸住”一样。当我触碰肾脏被“吸”进去的地方时,我发现那里的组织立刻闭合了起来,皮肤上的切口都没了。太不可思议了!用相同的方式,另一半肾脏也被移植了。整个手术过程只持续了92秒。术后一小时,病患已经能独自站立。她睡了一会,14小时后像平常一样地去小解。3天后,便启程飞回美国的家中。

该书作者说:“安德瑞克确信,帕持塔的‘瞬间治愈’能力完全是天生的,在他团队的观察和科学记录下,整个过程不可能作弊。”





墨西哥神经系统学家的研究



无论是否符合现代外科医学规范,帕持塔的能力还是对贾库伯?格林伯格(Jacobo Grinberg)博士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格林伯格则是墨西哥公认的最受争议的神经系统学家。1977年,格林伯格在墨西哥国家自治大学(National 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Mexico)任教,在此期间从事生理学学习与记忆、视觉感知以及生理心理学的研究,并积累了大量的科学数据。同一年,格林伯格认识了帕持塔,她改变了格林伯格对生物学、生理学以及医药学的所有看法。山姆?奎诺尼斯(Sam Quninones)在1997年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了帕持塔对格林伯格的影响。

帕持塔用非常钝的刀,而且在不使用麻醉的情况下,完美地做完了外科手术。她替换掉有疾病的器官,就好像这一切都是无中生有一样……格林伯格花了数月的时间和帕持塔一起奔波并观察她做手术。他承认,帕持塔手术听起来就像是在胡诌,但他坚持说这是亲眼所见。

这篇文章还提到,格林伯格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做了相关的深入研究,最终写成了7册关于墨西哥巫医的书。由于被这一神奇现象所吸引,格林伯格通过观测帕持塔的行为,建立了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大脑会产生一个场叫做“神经元场”(neuronal field),当然这是他自己取的名字。这个场会与所谓的“准空间结构”(pre…space structure)相互作用。而这个“准空间结构”似乎就是一个创造出空间、时间、物质、能量、生命以及意识的场——源场。以下是格林伯格对自己理论的专业阐述。

准空间结构是全息的、非局部的……具有意识的特质。神经元场(由大脑产生)会扭曲这种结构,刺激局部转译功能,就像在看图像一样。只有当大脑…精神系统从转译中空闲下来,神经元场和准空间结构才能统一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感觉和现实是统一的,没有自我意识并且缺少二元性。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觉察到纯粹的意识,万物合一的感觉以及光。灵性导师们早已熟知这些系统……早就能接收并直接感知准空间结构……我希望能推广意识科学,并且我一直在竭力理解、不断学习和研究的这套理论。

显然,如果帕持塔的特异功能是真的,那么肯定只有极少数人具有这种能力。为了唤起人类本应具有的潜能,格林伯格知道必须要找到简单有效并且可复制的方法。1987年他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实验。实验对象为2个人,通常来说是一对夫妇,他们先被安排坐在一起冥想20分钟。随后他们被各自安排在一个屏蔽了电磁波的房间里。格林伯格使用脑电图扫描仪(EEG)来读取他们的脑电波,即使是在分开的房间,参与对象的脑电波也会逐渐同步。他还发现,实验对象的双脑半球扫描图案都是一样的,这种现象只有在深度冥想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此外,一个人的脑电波图像越连贯、越有序,就越有可能“战胜”对方,对其脑电波施加更强的影响。

1994年,格林伯格想到了一个更能够吸引人的方法来演示这一现象。以往大多数的实验,都是两个人一起冥想20分钟,再被分到独立的屏蔽室里。现在格林伯格用强光照射其中一个实验者的眼睛,以让其产生突发性震惊体验。每次实验,他会随机地用100种不同的闪光照射其中一个实验者的眼睛。在这个实验过程中,有25%的几率,另一名实验者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吓一跳”的脑电波图样。格林伯格的另一组对照组实验对象之间,则没有表现出这种关联性。这项惊人的发现,被发表在著名的同行评审期刊《物理论证》(Physics Essays)上。一场科学界的革命似乎正在酝酿着,源场理论必将成为主流的、严谨的、经得起临床检验的理论,并把巴克斯特富有突破性的想法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1994年文章发表后,悲剧就发生了,格林伯格突然失踪了。至今仍难寻其踪迹,甚至多年来在Facebook网站上一直都有人专注于寻找他的下落。在格林伯格失踪后,他的妻子也很少露面,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995年年中时。从她的反应也能看出,无论格林伯格如今是死是活对她来说都是痛苦的煎熬。有些人说,从格林伯格妻子的行为看来,很可能是她谋杀了自己的丈夫,不过也有可能她也受到了威胁,如果不隐居的话,同样也会“被失踪”。也许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但是我们可以将格林伯格的名字载入那些因研究源场而受到死亡威胁,甚至为此献身的伟大研究者名单中。即便如此,这绝对不会阻止我们探求真相的脚步!



意识传输的严谨实验证据



幸运的是,另外一些科学家也做了类似的实验,并成功地验证了巴克斯特的原始结论,而且没有受到威胁或“被失踪”。伯克利市(Berkeley)的查尔斯?塔特(Charles Tart)博士设计了一个怪异的实验,他对自己进行有一定疼痛感的电击,然后“发送”这一疼痛感给另一个“接收者”。这个“接收者”连接着电极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